在医院

下午去海淀医院打针。
在急诊室外的走廊上等候的时候,听见旁边一个病房传来的小孩的哭叫声,大而含糊,似乎是在哭喊着“爸爸,爸爸”。门口的凳上坐着一个女子,神情沮丧,头发纷乱。当我正兀自胡乱猜测是这家男人还是小孩的事时,病房的门开了,几个护士推着病床出来,一个小男孩躺在上面,左腿脚踝处缠着密密的绷带,裸露的腿上仍然有血迹,嘴巴里塞着毛巾,整个人看来已经昏厥过去。几个护士面无表情的推着床从我面前走过去。打完针,听见旁边的医生谈起方才的小孩,说是伤势很重,骨头都断了,只剩皮包肉,幸好撞他的是个有钱人,否则就麻烦了…
走出医院的大门,或许是刚刚离血太近的缘故,我有点恶心,而后又庆幸自己不是医生。要不常常耳闻目睹这样的惨剧多难受。

5 Comments

  1. 最近在看CCTV的法制节目,经常都有触目惊心的事件发生…撞了人逃逸的都不算什么,现在撞了人然后继续碾压的都挺多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