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然后开口唱歌

晚上去了木樨地和摆摆讨论菲律宾的行程,翻着那本仍旧簇新的LP Philipines,那个热带的群岛国度只有一周之遥,一下子心情便明朗了起来。然后觉得其实13号线倒2号线倒1号线进趟城原本没那么痛苦啊,只是我太懒了罢了。
 
最近身体贵恙颇多,先是肠胃一直不怎么好,造成体重逐步下降;然后前天一不小心着了点凉,咽喉开始发炎,今晚到现在几乎就说不出话来了。一边听着rachmaninoff弹的chopin(我觉得太硬了,有点结结巴巴的),兴许是近来说话太多的缘故吧,反而觉得此刻的我,多需要这一些沉默。
 
“若你 不知该做什么
那就沉默 只管听这音乐
直到有力气 便开口唱歌”

见底

刚才量了一下,发现体重就跟汇丰的股价一样,快到十年来最低点了
不过胃口开始回升,说明该见底反弹了

妙手偶得

狗熊喜欢睡回笼觉,一天突发灵感,想到了一个上联:
                     回笼观里回笼觉
当然,狗熊不住观里,这只是一种修辞手段而已。一直都没有想到下联,直到今天中午,拿出一袋北川产的干香菇准备做饭的时候,突然想出一句:
                     龙门山下龙门阵
除了几个“龙”字略微影响观瞻,意境和字面简直都是绝配啊,哈哈。

大海

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如果我可爱,并不是因为我属于某一种性格,而是因为我不属于任何一种性格;
如果别人喜欢我身上确定存在的某种东西,那一定是我的不确定性本身。
 
就像大海,有人喜欢日出时的平静,有人喜欢潮起时的浪涌。
可是谁也无法就此说,某时某刻,那才是大海的本性。
它的本性只属于变化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