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在水边,在山间

每个周末都出去走了。

10号沿河城——珠窝。

   

永定河畔,山清水秀,像是南方。

 

沿河古城里的戏台,戏台边的闲坐的老人。

在9月的阳光里面,这座小城很安静。

途经的废弃的村庄。院子里草很深,木质结构的房屋梁上还挂着篮子,炕上炕下堆积着玉米秆。

 

在村庄的房间里发现的账本,上面可见北京市门头沟区**公社**队的字眼,有1979年到1967年的纪录。

 

16号龙门涧——黄草梁——柏峪。

(稍后补上)

24号比较搞笑,错过了香巴拉的集合时间。

然后一个人从正门进去爬了香山。7年多,第一次买门票走香山正道进去,爬了50分钟到顶。

一个人在电梯间(外几则)

[一个人在电梯间]

想着楼层再高一点

好让我对着镜子整理头发

有更充足的时间

 

[夜幕]

夜幕已经降临

趁这未褪去的暑气

我想再吃一次凉皮

 

[A question]

做个最会写诗的coder

还是做个最会coding的诗人

This is a question

 

[高跟鞋]

穿高跟鞋是一门高深的学问

必须得承认

在这上面我还很笨

我的青春在中关村

下班的时候 是八点整

脸色尽管晦暗 发型还算摇滚 

心情相当不错 一路骑车哼哼

想到我的青春

多希望自己是背着吉他

而不是笔记本

山,有着通向世界角落的路

正如诗,能够抵达内心深处

香山古道_废弃的北法海寺

上周日去的。在此补记。

 

在山中丛林掩映中的法海寺界碑。碑上有雕龙,故题字应为皇帝书。

法海寺山门。据说林徽因曾撰文说,门顶上本建有一座塔,这样的设计在寺庙建筑中十分罕见。然而就在此后不久,塔便倒掉,剩下普普通通的一个山门。
山门的另一面,碎石与砖块的小径。曾经香客纷沓而至的道路,在初秋山林的雾霭中,只觉得寂静。

 

这是地藏殿门石梁上的刻字。殿身早已坍塌,剩下一面残壁。在原先的空间里,布满了蜘蛛网。

  

路一侧的石座,被削去半个头的石狮。

离法海寺遗迹不远便是香山的一个墓林。新的石材被做成石碑,基座与狮子。当年的香客们踏着香山古道来拜佛进香,当世的人们开着车到这里祭奠亡灵,几百年过去,唯有山一直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