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这些事

一.
昨天给久未联系的畅打电话,说,我五一回四川。
畅说,我五一领证,媛这周末结婚办酒。
我说,你们居然都结婚了。
畅说,是啊,遇到合适的,就嫁了。
 
我想想,当年院子里面五个差不多大的女孩。
超超有了小孩,双已经从一次失败的婚姻中走出来,畅和媛也马上步入围城。
 
我转过头,看见窗外的阳光灿烂,嫩绿的枝叶从破败的旧屋之间伸长出来。春天来了。
哦,距离我遇见你们的那个春天,已经15年了。
那时候我们在那个古老的院子里面,玩墙猫儿呼拉圈撬小棒抓子儿甩二加七,看圣斗士还有戏说乾隆来着呢。
 
现在我们都长大了。
 
二.
晚上,听完音乐会回家。
一个人走在路上,下起雨来,空气中全是泥土的味道。
于是跑起来。
路边还未打烊的小饭馆,一个小孩正在往外面探头,看见我,不住笑。
我也忍不住笑起来。
 
这样子的生活,也很好。
 
 

恋曲2000

这首老歌真是回肠荡气阿..
远攀入云层里的喜玛拉雅
回首投身浪影浮沉的海峡
北望孤独冰冷如西伯利亚
传情是否有这种说法

等遍了千年终于见你到达
等到青春终于也见了白发
倘若能摸抚你的双手面颊
此生终也不算虚假

久违了千年即将醒的梦
你可愿跟我走吗
蓝色的太平洋隐没的红太阳
是否唤起了你的回答

缠绵的千年以后的时差
你还愿认得我吗
我不能让自己再装聋作哑
沉默的表达代价太傻

(远似孤独冰冷的西伯利亚
远到今生飘零浪迹天涯
远到了千年后的恩情挥洒
传言恋曲有这种说法)

久违了千年即将醒的梦
古老的像个神话
我不能让自己与千年挣扎
让我揭晓这千年问答

让这恋曲有这种说法

小咏

我拎着badge
就像拎着一条死鱼
 
下周开始我要早起
至少把闹表定到九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