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

昨天同耗子去人艺看了这个戏。
改编自陈忠实的茅盾文学奖的同名小说,演员有濮存昕,郭达,宋丹丹等等,算得上名著名角了。
布景不错,黄土塬上的风景挪到这么一个小舞台上
为了更地道,许多群众演员都是当地民间团体。秦戏秦腔信天游,颇有陕北味。
剧中所有对白都是陕西话,不同演员的口音还不一样..
这一点让我们一开始很崩溃,不得不集中精神去听明白每一句对白..幸好看过原著,基本上还能明白
耗子说,还是郭达的陕西话最容易懂。另外,我觉得宋丹丹的陕西话都像东北话..
剧情基本忠实了忠实同志的原著。
以金牛的话来说,就是让人绝望,看不到希望的那种.
最搞笑的是谢幕时,演军队的那些演员出来时,濮存昕说,感谢亦庄开发区保安大队…
我一下觉得当保安真好,还可以兼职演话剧!
另外昨天第一次坐到了地铁五号线,真是豪华阿
整个轨道都是玻璃封闭的…宽敞明亮
对比一下,2号线,13号线就简直残破不堪…
嗯,最后五道口成铁出来
在城府路上骑车
想了几句,整理一下写出来:
在人潮散去的大街
在冬雾降临的晚上十一点
在一个人看戏归来的路边
看寥寥经过的 陌生的脸
把相机调到最大的光圈
把所有夜景灯光模糊成一片
把焦距对到空荡的无限远
看拍出来的 凌乱的画面
就像我 对你的想念 

kindult的游戏

今天去海体饺子馆,在深水区被一个大叔的蛙泳腿蹬到抽筋,然后去浅水区。在党同学的指点下,居然能够扑腾到10多米的蝶泳,简直就是一个划时代的进步。想起当年同蒙说,若是学会了蝶泳,就穿bikini去泳池秀,看来现在前提要成立了,不过结论么…似乎还需要一些勇气。

受了上周末几个朋友跑马拉松的鼓舞…前天去未名湖跑步,为了化boring为力量,于是把精力集中在腿部,脑子尽量不去想杂事,果然跑起来就轻松了许多。偶尔抬头,看见明亮的月光,犹如debussy的那支钢琴曲的旋律,便发现惯常的风景,原来都可以这么美。

小时候单纯,玩什么游戏都认真,于是小时候养成的爱好,往往能长久,也能玩得精。大了过后,容易分神的事情多,也很容易失去兴趣,于是喜欢的东西,常常一阵一阵,于是也很难做得好。其实许多爱好,琴棋书画,大约成年过后学会并不难,困难的是,很难象小孩子那样坚持了。

那天听xuny说,他foosball进国家队要去意大利参加世界杯了,崇拜之余,也不仅暗自想,我大概应该找些这样的kindult的游戏,然后玩成大牛了:D

宅女的条件

周末若是不去爬山,便一个人呆在屋里,看书听音乐。

即使出门,也习惯一个人逛街看电影;若是与人一道,倒没那么自在舒服了。

喜欢的运动,譬如游泳跑步这样的,都是一个人去,没什么社交作用的。

其他的城里的活动,聚众吃饭唱歌倒不抗拒,但不热衷;至于喝酒跳舞泡吧这种结识陌生人的活动,试过发现不对风格。

所以朋友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个。

想来虽然自己还挺开朗和energetic的,其实还是最适合做个宅女了。把多半时间留给自己,也挺好的。所以多发展些独处时的爱好比较要紧——画画?弹琴?写小说?

秋夜杂咏

熄了灯 的黑夜

等待着 那只蚊子

稳稳的 停在鼻尖上

悄悄的 一个巴掌拍下

顿时 头晕目眩

我 静静的躺在床上

听着 电骡拖着硬盘 喀喀作声

幻想着 某时某刻 电池爆炸的巨响

木里,稻城(末)

徒步的第三天下午,我们到了亚丁。

R0010211下榻传说中的牛棚。所谓牛棚,的确就是住牛的地方,砖围成一圈上面搭两片塑料布当顶棚。棚里的地上有一些塑料垃圾, 屋外有许多的空酒瓶和饮料瓶。在亚丁景区封闭了几个月过后,仍然可见许多游客留下的痕迹。因为占了牛的地方,晚上好几个牛先后到门口拜访,幸好并不曾有什么暴力举动。

前方便可看见夏洛多吉,右侧是央迈勇,后面是仙乃日。牛棚的神奇就在这里。

因为封闭,人很少。在这里游玩的一天,我们甚至没有感觉到这是一个景区。在五色海边R0010239静静坐着,看风撩动的浅浅水纹,听仙乃日上雪崩的隆隆声,觉得所有语言所有图片都是如此徒然。

缆车的建成,稻城机场的建成,也许这里会成为另一个九寨,一个全国乃至全球人民不费体力便可到达的童话世界;然后终年会游人如织,在雪山边,在海子边拍照都需要见缝插针;甚至牛棚所在地可能会修一个宾馆,并且三面都有雪山景房…

只在当时,耀眼的光线与静谧的空气凝固在时间里。

我知道这才是我们的亚丁。

 

到达稻城时,国庆的人潮已经散去。这个小城,朴实而安静。街上的人不多,不时能看到三三两两穿着鲜艳冲锋衣的游客。道两边多是饭馆或旅馆。在街道上能看到周围的山,连绵不断的秋草黄。

R0010280青年旅社院内的一角,一个年轻女子与旁人闲聊。“他们说,你应该找个爱玩儿的人一起玩。我说,俩人都出去玩了,谁看小孩呀。”

骑车去了傍河和红草滩,没有泡成温泉。

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猪,一种黑色的,个头只有常见家猪的一半大的猪。在这里,猪都是放养的,与养牛羊马类似。在广袤的高原田地中,我们看到许多小黑猪,同牛,马,驴子等等各式家畜在地上啃阿啃阿。

稻城的猪真幸福。 我说,我要写个童话,叫做小黑猪流浪记,写一头猪,如何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到了稻城,从此过上了自由幸福的生活。

 

理塘,雅江,新都桥,康定…18个小时的汽车,半夜到达成都时,正下着雨。

出租车开在空荡的街道上,雨打在路旁法国梧桐宽大的树叶上。一些人,一些回忆,在这个离家不远的城市里,如此切近,却恍若隔世。

因为一朵花,爱着一颗星球。

因为一个人,爱着一座城市。

我到的地方,美丽而荒凉。

 

走吧,继续走吧。

从横断山脉,到喜马拉雅。

(完)

木里,稻城(末)

徒步的第三天下午,我们到了亚丁。

R0010211下榻传说中的牛棚。所谓牛棚,的确就是住牛的地方,砖围成一圈上面搭两片塑料布当顶棚。棚里的地上有一些塑料垃圾, 屋外有许多的空酒瓶和饮料瓶。在亚丁景区封闭了几个月过后,仍然可见许多游客留下的痕迹。因为占了牛的地方,晚上好几个牛先后到门口拜访,幸好并不曾有什么暴力举动。

前方便可看见夏洛多吉,右侧是央迈勇,后面是仙乃日。牛棚的神奇就在这里。

因为封闭,人很少。在这里游玩的一天,我们甚至没有感觉到这是一个景区。在五色海边R0010239静静坐着,看风撩动的浅浅水纹,听仙乃日上雪崩的隆隆声,觉得所有语言所有图片都是如此徒然。

缆车的建成,稻城机场的建成,也许这里会成为另一个九寨,一个全国乃至全球人民不费体力便可到达的童话世界;然后终年会游人如织,在雪山边,在海子边拍照都需要见缝插针;甚至牛棚所在地可能会修一个宾馆,并且三面都有雪山景房…

只在当时,耀眼的光线与静谧的空气凝固在时间里。

我知道这才是我们的亚丁。

到达稻城时,国庆的人潮已经散去。这个小城,朴实而安静。街上的人不多,不时能看到三三两两穿着鲜艳冲锋衣的游客。道两边多是饭馆或旅馆。在街道上能看到周围的山,连绵不断的秋草黄。

R0010280青年旅社院内的一角,一个年轻女子与旁人闲聊。“他们说,你应该找个爱玩儿的人一起玩。我说,俩人都出去玩了,谁看小孩呀。”

骑车去了傍河和红草滩,没有泡成温泉。

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猪,一种黑色的,个头只有常见家猪的一半大的猪。在这里,猪都是放养的,与养牛羊马类似。在广袤的高原田地中,我们看到许多小黑猪,同牛,马,驴子等等各式家畜在地上啃阿啃阿。

稻城的猪真幸福。 我说,我要写个童话,叫做小黑猪流浪记,写一头猪,如何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到了稻城,从此过上了自由幸福的生活。

理塘,雅江,新都桥,康定…18个小时的汽车,半夜到达成都时,正下着雨。

出租车开在空荡的街道上,雨打在路旁法国梧桐宽大的树叶上。一些人,一些回忆,在这个离家不远的城市里,如此切近,却恍若隔世。

因为一朵花,爱着一颗星球。

因为一个人,爱着一座城市。

我到的地方,美丽而荒凉。

走吧,继续走吧。

从横断山脉,到喜马拉雅。

(完)

木里,稻城(续)

徒步第一天的终点,是一个叫做金矿的村庄,在白水河峡谷一侧的半山腰上。R0010100

听说过水洛一带产黄金,村名自然是由此而来。

原本打算在村民家借宿一夜,发现这里居然有栋规模不小的三层楼房,挂着“住宿”的牌子,看上去里面却空空荡荡。店主老大爷带我们去二楼的房间,床铺十分整齐,地上和被褥上却落满了无数的死虫子。桌上摆着本脏兮兮的书,《黄金开采技术》——看上去许久没人翻过了。

楼下有厨房,炊具齐备,铺满尘埃;楼后面有篮球场,空无一人。想来,掘金的那些年,这里还是很热闹吧。后来大概没矿了,淘金者也就散了。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而今虫满床。

当夜,被虫子咬得难受,数腻了绵羊数玉米,总算是睡了一会儿,而身上却起了大片的红疙瘩。

R0010110

快中午的时候,我们到达嘎落村,雨停了。

土褐色藏式民居散落在黄绿色的梯田中,远方雾气浓郁,近处可见炊烟与牛马。这画面有些像名声在外的丹巴藏寨,却少了那种旅游点的造作与喧哗。质朴,安静,与市无扰。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香格里拉。

嘎落就是我的类型:隐匿在遥远的群山深处,带着人间温暖的烟火气——可以田耕,可以放牧,可以遥望远山,可与家人相守。

可惜今天行程太紧,未能停留就得继续赶路。

这天一路上多在森林中穿行,尽管在高海拔,氧气似乎都还充足。随着高度上升,森林的颜色也变的R0010135斑斓起来。针叶林与阔叶林交织着墨绿与金黄,偶尔间杂着几棵红透了的树,被沉沉的雾霭环绕着,犹如水墨画。

R0010138走出林子,翻过一个垭口,山坡开阔起来,植被以草甸和灌木为主。再走不远就是今天的营地,附近有两所方石堆砌的房子,因而得名为石房子。站在这里向周围看去,右侧有一个垭口,据说天气晴朗时可以看到夏洛多吉;前方两侧的山势陡然落下,云雾从深崖下漫上来;更远处的山在云的缝隙中若隐若现。

 一天内高海拔上升2000多米,我有些高反,于是在扎好营后便睡了一会儿。

醒来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刚才漫山的云雾都已经散去,天空繁星灿烂;垭口方向,夏洛多吉山体巨大的黑影在星空下,显得清冷而威严。

那一晚,裹着睡袋辗转反侧,想起了许多不相干的人和事。

木里,稻城

“为什么大家都去稻城?不是因为这个地方有多好,而是因为去稻城的路上,有很多故事…”

欣曾经这么给我说。

R0010051

十月一日的傍晚,木里县城,临街的小铺。

“到山里头去?你们这些大城市来的人想要去山里,我们这些住在山边边上的人,山都看腻烦了,就想到大城市还有海边上去看看。”中年男子一面招呼着鸡蛋与冷冻鸡翅的生意,一面跟我们摆着调。

“说实在话,我们也没有到里头去看过…以前电视头放过,洛克路,确实漂亮哈。”

这座全国仅有的两个藏族自治县之一,大街上走着的人却多数都穿着汉装说着四川话。除了高低起伏的街道说明了这是座山城,木里,看上去与别的川东小城镇并无太大区别。

天色渐暗,飘起了小雨。

 脑袋同车窗的撞击让我再次从迷糊中醒来。2020又停了。R0010056

到水洛的路原本就差,这段时间山上修路,总有石块滚下来横在路中间,再加上下雨,许多路段不得不依靠推土机把石块铲掉把路填平,其他的车才得以通过。我们的2020就是跟在可爱的推土机老大后面的小弟之一。

这段路似乎特别烂,估摸着一时半会儿动弹不了,于是下车去等着。

R0010077前面有座看上去中间快断了的桥。桥边一个小卖部,从相反方向过来的车也卡在这里,等着推土机开路。我们蹲在小卖部前面,慢慢的啃着老板给的石榴和橘子。小雨断断续续。

推土机仍然在不紧不慢的推着,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焦虑等待的人群中,有的开始问候起开推土机同志的老妈。

 突然看到一道巨大的彩虹在山头上划出一道120度以上的弧线。遥遥无期的等待,一下有了补偿。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