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你表扬我

中午去参观了H同学的办公室。路上,走过中关村著名地标DNA雕塑旁边的天桥,H说,记得刚来上大学的时候,站在天桥上,看着当时密密匝匝着平房的中关村,想,恩,以后就要在这里混了。
可是10年过后,我常常还是像那个小孩子,没头没脑的做事,稀里糊涂的犯错,傻里傻气的流泪,所有的坚持,不知道究竟真的是想要什么,还是只是想要人表扬我。

那些时间教给我们的事

承德不是个太好玩的地方,但是和一群人走在避暑山庄里面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两三百年前,没有游客,没有人伸出V字型手势拍照,没有人开着大喇叭放流行歌,只有在湖边缓缓踱过的步,任时间漫过如荷叶的清香,阳光透过树影照着的脸庞,会是什么样?

周六和阔拉去看孙燕姿的演唱会,坐在离舞台最远的另一头,我才发现原来工体这么大。坐得太远,音响不好,鼓声太大,期间阔拉同学的同事还打来了几个电话问着如何让某个文件系统工作一类的问题。还好还好,还是待到了万人大合唱天黑黑的时候。台下的观众,大概能分成几种,小学开始听她唱歌的,中学开始听她唱歌的,还有就是像我这样,上了大学才开始听她唱歌的。不知道大家在唱着“我走在每天必须面对的分岔路,我怀念当初单纯美好的小幸福”的时候,都有着什么样的心情和感触呢。

然后和阔拉聊起来,我们发现作为it女民工,似乎都不可避免的要么变得纯爷们,要么就变成了大妈,更有甚者就是像我这样,外表越来越大妈,行为越来越纯爷们,想到这一点,不禁悲从中来。

那天去北大,居然凭着我那张过期已久的学生证,办到了学生游泳证,于是又去久别的五四游泳馆游泳了。那熟悉的双氧水和氢氯酸的味道,让人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不由得感叹一下,这五四的水质真是和未名湖一样一百年不变了。

我大概月末休不了假了。梦中的诗巴丹,也许只能等到下一个雨季结束的时候再去了?为了化悲痛为力量,我决定从现在开始锻炼身体。因为,虽然我对自己基本很宽容,可是不得不承认,我现在确实不能算苗条和体力好了。

立秋 十四行

如果巴黎贝甜开到半夜一点
如果回家就能吃到花生稀饭
那么夜里加班的时间
是不是就不那么讨厌

如果路边的花坛像婆罗洲的雨林般生长
如果空气里飘着的是苏门答腊的香草香
那么等待周末的日子
是不是就不那么漫长

叶子落下的是故乡
月光照亮的是远方
夏天的句点是立秋
工作的尽头 还是接着工作

而我 还在为什么等候
直到全世界的bug都变成黄油

慢半拍

工作满三年 不会讨好老板
想要打扮成OL 脸上还在长痘
别人在看房 我还在看海
到年龄生小孩 我还想谈恋爱
 
我是不是 啥都要慢半拍

七月的尾巴你是狮子座

不管别人说曾咩咩怎么样,这歌词写的真是很好啊。今天咩咩mm明显不想玩儿了,唱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的时候简直就在瞎扯了。

恩,另外一个我想说的是李霄云,从20强开始看的比赛,除了绵羊mm也就是她唱的歌给我印象最深了。第一次是听她唱张信哲的说谎,是那一场比赛唯一一首屏息静气听完的歌;上一场唱张惠妹的记得,这一场的白月光,都是听得很感动的歌。即使跟郁可唯pk同是唱林忆莲,恩,我承认郁的技巧比较好,而李的声音可以打动我。。。郁也许可以成为一个唱功不错的流行歌手,而李,我觉得可能会成为蔡琴那样无可取代的歌手。不知道那些沙茶专业评审在想啥。。。

另外,听黄英唱太阳出来喜洋洋的时候,真是有点想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