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二三事

由于办公室部分长期远离宇宙中心的人民没有上水母joke版的习惯,导致常常我讲一些tooold的笑话大家都感到十分欢乐。某一次我讲了那枚古老的企鹅们吃饭睡觉打豆豆的故事,更是让某些人乐不可支念念不忘,以至于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就开始叫我豆豆,更悲剧的是后来全部的人包括头在内都叫我豆豆了。

有个同事,名字的发音跟曾轶可只差一个字,于是大家都叫他曾哥。曾哥虽然年轻,却有一颗常常感慨人生鹿茸的心。一次,几个人在茶水间看着外面的高楼大厦,一人突发奇想问曾哥:如果不差钱,银泰、国贸三期、裤衩,你要买哪一座?曾哥思考了一下,很严肃的说:我还是买迪拜那座吧。

今天吃晚饭问曾哥要不要同去,答曰要去陪老婆,旁人说,豆豆被抛弃了,我说,是啊,一直被抛弃,从未被追求…

镜头多爱她

看,镜头多爱她。

在看了《如果爱》很久以后,一次chimp说,这句话的意思是,对一个人的感情,从他拍她的镜头里面就可以看出来。
我说我一直都以为是指周迅很上镜。

在斯里兰卡的时候和波兰人M同行,都是一路上拿着相机拍个不停,都爱拍人,我却发现M与我最大的不同在于,他喜欢同人交谈,然后再拍照,于是镜头下面的人常常友好得好似相识已久的老友;而我,总是在一个距离外,拍下那些素昧平生的第一印象。

后来,找Mr不靠谱先生借镜头,不靠谱先生说,你常常拍照,会注意到从前很多注意不到的事情。最容易产生的就是感情。
我想我又不拍帅哥,摄影师勾搭上模特的概率为零。

到哪一天
才可以用镜头里面的世界
诉说所有的语言

而 快门后面的我
安静 沉默 一如多年以前

宅女的条件

  1. 逛街比吃饭快;
  2. 发推比发短信多;
  3. 为了牌局推掉饭局;
  4. 为了睡懒觉放人鸽子;
  5. 总是搞不清楚钱包里有多少钱,导致只有5毛钱就去打车;
  6. 一个人跑去公园拍照,不仅因为没带卡没拍成,而且天黑还迷路了;
  7. 上一次买袜子是在迪卡侬买了半打米色运动袜,上上一次还是在迪卡侬,买的1/4打黑色的;
  8. 同一款衬衫买两件不同颜色的,同一款bra买两件不同颜色的,还抱怨为什么没有第三种颜色可以买三件…
  9. 再补充一条,经常被人当成人肉搜索,打电话问你能帮我上网查一查从XXX到YYY怎么走么?

阿凡达

我错了,我不该在做完了一周的功课没精神尽情欢乐的周五晚上一个人跑去双井看个既不是IMAX又不是3D的阿凡达,这就导致了这篇文章成了一具吐槽。剧情像是disney二维时代的风中奇缘,场景设定像是天空之城,场面像是动画版的魔戒加上UP的3D,总之,在不具备特别感官刺激的环境中,没有看出来作为一个神作应有的卖点。当然还是不错的,下面是感想若干。
1. 美术指导一定是个潜水爱好者,因为片中潘多拉星里面很多地方,尤其是夜景,那种以蓝色为底色,漂浮着闪亮的紫色粉色物体的场景,太像是蓝色海洋中的珊瑚和海藻,像水母的树精成了丘比特之箭,很赞。
2. 很爱坐骑的飞龙。绿龙做的尤其好,红龙有点假,后来打仗看到红龙快败了的时候,我就想会不会窜出个刀枪不入的黑龙,结果出来个黑色的变形野猪。如果真有虚拟现实,一定要去骑一下龙,那种速度感和高度感想想都很爽,这比人类开着噪音和碳排放量巨大的飞机有趣多了。
3. 以前一般是高科技的外星人打地球人,这次是地球人民代表了先进生产力入侵外星,外星都是些原始人,所以出现了战斗鸡和飞龙火拼的场面。生产力发达的地球因为环境恶化将要灭亡了,这个主题是为了迎合哥本哈根达斯大会么?
4. 另外我发现了卡梅隆大导演的一个爱好就是让床戏成为悲剧的开端。杰克和罗斯车震然后泰坦尼克撞上了冰山,杰克和奈蒂莉(我也是刚刚才查到这个姑娘名字的,纳微人名字太不好记了)野合然后潘多拉星开始被拆迁——不知道这一条算不算互联网低俗内容。

末世之城

大雪天呆在家里,一个下午加晚上,看完了这本令人透不过气来的书。Paul Auster早期的作品,号称Auster版的1984。但是比我印象中的1984更黑暗…

s40768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