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工作第五年

1.

夏天晚上走在灯光昏暗的小区附近,看见球状物,就觉得是个狗。 

2. 
去家附近的便利店买酒,问老板,福彩最便宜多少钱一张?最多能中多少?答曰,两块,12万。于是拿找零的两块钱买了一张,没中。发现票面是金陵十二钗,画的还挺好看的,又买了一张,没中。于是打算坚持骑车上下班,把坐地铁的钱省下来,正好够每天买两张福彩,一定有天会中大奖的。 
3. 
忽而又听闻一些前同事已经或者即将从热闹繁华的帝都迁往那个附近有吸血鬼狼人出没的森林的地方了。 
想起我这样单调的生活,下班径直回家上网看书听歌,周末跟一群外国人骑车或者跟一群中国人打牌,这跟帝国主义大农村传说中的荒凉与无聊有得一拼了。除了必须享受的拥挤、尾气和地沟油。 
4. 
七月的尾巴属于普鲁斯特。 
5. 
那天梦见自己拍婚纱照,对方是个面容模糊的男子,却似乎泾渭分明的告诉我,我们只是拍照,不是结婚。然后就醒了。然后我就想,我这真是在恨嫁呢,还是在恨嫁呢。
"昨夜我梦见自己,就要成为谁人的妻,发现吻我的人不是你,落泪心急。" 还是刚上大学时听的第一张专辑,许茹芸都过气好多年了啊。 
6. 
人生到了一定年纪,就是个不断丧失的过程。—— 这是1Q84里印象最为深刻的一句。
可是常常早上醒来,尤其是在做了有关考试的噩梦而惊醒的时候,还是想起张爱玲她老人家那句话,老了至少有一样好,用不着再考试了。 
7.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可是管它最好还是最坏,就算2012真的要来,我都会庆幸和你活在同一个时代。

大鱼

很久很久以前,在茫茫大洋的一角,有一片美丽的海,叫做瓦拉瓦拉海;在长长海岸线的一段,海绕了个小小的弯,成了珊瑚湾。
瓦拉瓦拉海有多蓝?看看晴朗的天空就知道。海里的珊瑚有多少?数数天上的星星就知道。

阿美就生在珊瑚湾。
听阿爹讲,阿美出生的那年,阿爹赶海碰见了从没见过的大风暴,船翻了,阿爹在海里飘了一天一夜才回来。
“那是条好大好大的鱼…”阿爹用双手比划着,一下子举起阿美,“把阿爹驮回来啦。”
“阿爹又在胡说,他飘到岸边的时候还没醒呢。”阿妈在一边笑着说。
可是阿美听不腻。

阿美在学会讲话之前就会游泳了。她可以像条鱼一样,一口气潜到珊瑚湾的水底,与游来游去的鱼玩上很久。大人们都以为鱼们不说话,其实呢,他们变换的颜色,游水的姿态,还有吐出的泡泡,都是好多好多话呢。那比岸上的世界还要有趣。
阿爹不让阿美游得太远,因为过了珊瑚湾的浅海,海就变得很深很深,漆黑一片,就像是一堵高高的墙,一下子往海底倒着长的。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水里,有时候会闪现一点白色的光,那些都是吃人鱼的眼睛。

——好久之前写了个开头,贴出来以激励自己写下去…

花开有时

 view full album
去小五台。

去的那天城里暴雨。一百遍的纠结要不要不去了,找个什么理由放鸽子。人品爆发,打到一辆车到了集合地,在雨里打着伞走了几步登山鞋就从鞋口进水全湿了。然后发现没带墨镜,没带雨衣,水袋漏水,让我觉得这次一定是个悲剧。
回来的车上,几个人说,为什么每次都累的那么崩溃,爬的时候不断的骂自己真tmd的贱怎么又跑这来了,可是,还总来。

六年,第十次。
夏天的花,冬天的雪,销魂的大坡,漫长的山脊横切道,暴雨,大风。都封藏在这座时光之城。
再也没有一座山像小五那样,如此又爱又恨,如此念念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