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兰印象(一)

IMG_1329  IMG_1181IMG_1391
火车站的小乘客,Colombo
正对国会大厦的佛像,Colombo
海中岩石上试图跳水的年轻人,Galle

 IMG_1458  IMG_1590
沿铁轨行走的女子,Hikkatuwa
清晨湖边奔跑的鹿, Yala National Park
 IMG_1761 IMG_1514  IMG_1643
祖孙俩,Ella
行车途中路边的巨佛,Mintara
孔雀枝头,Yala National Park
 IMG_1976 IMG_1860
公路旁的采茶工人,Haputale
Lipton创立的茶厂的干燥车间,Haputale

马六甲

马六甲是我从地理或者历史课本上知道得最早的马来城市了。

 IMG_1128 IMG_1149 
运河流向不远处的马六甲海峡,整个城便多了一些温柔。

  IMG_0996IMG_1011

尽管被列入了世界遗产,但真正古老的房屋所剩无几。然而我们依旧可以通过这些图画来想象当年那个南洋上的水乡。
  IMG_0994   IMG_1047 IMG_1019
IMG_1000 IMG_1009
鸡场街是华人聚居的地区,类似于阳朔的西街或者大理的洋人街。夜市非常繁华,很多好吃的东西,当天还看到一台当地中老年华语歌手大赛。
 IMG_1077 IMG_1079 
早上去了山坡上的St Paul教堂遗址。教堂几易其主,最初为葡萄牙人兴建,而后被荷兰人改为现在的名字,英国人也曾经接管,而现在只剩下斑驳的石墙。
光线很好,几个伊斯兰少女坐在窗口拍照。
IMG_1070IMG_1083 
正好碰见一位从南非过来的大叔(左图)说见过右图文字中所提到的被运到开普敦的原始墓碑。想象当年,那块沉重的石头被装上船,驶过马六甲海峡,在茫茫印度洋要航行多久,才能到达永远安放的地方。
IMG_1099
在依照当年马六甲皇宫修建的博物馆里面。
在吉隆坡KLCC机场等待早上6点15分飞往科伦坡的航班,没有无线网,穷极无聊,写下了上面的话。—2009.11.9 4:25am

毕业转让滑板,20块

大概是很多年前,我在bbs上看到了一个这样写的帖子,然后就跑去把滑板买了回来。那是一个怎样的滑板啊,前大后小,基本就是个平板,轮子一点弹性都没有。尽管如此,我还是很拉风的滑了一阵子,直到在交流中心遇到一个高手,说,你那压根就不是滑板,是拖车差不多。然后我就去天成买了现在的滑板,加上袋子,200块。这是前传。
这段话是我在公司收拾东西时突然想到的。收拾东西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常常能发现一些古老又没有收藏价值的物品。在公司抽屉的最底层,我发现了一副从来没用过的单板护具(我其实从来没滑过单板),两件公司发的很难看的T恤,一件很不合身的运动内衣,以及一个装标准照的牛皮纸小信封,上面写着“数学系”以及某个不认识的名字以及手机号。我记得还是本科毕业的某次全校统一照标准照然后发到各个人的手上,信封上会写上各人的系别名字以及联系方式。可是为什么这个人的信封会在我这里,我还是想不出来。我甚至想要不要给那个手机号打个电话,可是这算什么事呢?
还有的就是那个滑板。滑板陪伴我多年,每次有人来我们cubicle都会被踩上几脚,以至于我在旁边的白板上写了“滑板每次收费5毛”几个字。当然不可能有人真正给我钱,但是某一次我旁边的桌上莫名多了一本书,是中英文对照的Billg传纪,可惜一直不知道是哪位同学送文化下乡到这里来的。
我真的很想去bbs上发一个帖子。“毕业转让滑板,20块”。如果所有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能以毕业转让的名义处理掉,多好。

回忆高黎贡

最艰难的第三天,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来。
经过南磨王垭口的时候,感觉整个高黎贡都在下雨,从来都不停。
雨从清晨下到深夜,驿道上的积水汇成溪流,沿途的山涧变成瀑布,我的头灯接近没电,却在天黑过后经过蚂蝗最多的地区。走着走着,隐约看见前面黑暗中的房顶,以为快到了。走近了才发现那并不是房顶,而是大到像是童话中才有的蕉叶。在那个时候,犹如沙漠里的饥渴的行人,绝不会赞美海市蜃楼的美妙,而只是想找到一片真正的绿洲而已。如果不是前面的同伴每走一步便转身用头灯帮我照亮路,我真不知道自己如何能坚持走到半夜12点的。
回头来看照片,不过是普普通通的景色而已。但还是能想起,那些生长着巨大蕨类和蕉叶的水岸,开满奇妙兰花的岩石,以及似乎永远云雾飘渺的森林。这些风景,曾经出现在你生命中的某个时间,属于那片遥远的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