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上青春 还剩多少

晚上又是一个人去了柳浪游到了清场。走的时候,四周灯光的倒影照着空无一人的水面,隐约看上去就像是月光在海面上一般。我喜欢柳浪的理由,从此又多了一条。

周六在阿飞的忽悠下去了云蒙峡烧烤,烧烤就在在传说中的泳坑旁边。所谓泳坑,不过是云蒙峡溪水的一个小小水潭,可供游泳的地方不过5米就得掉头,可是水非常清澈,水面四周是青翠的山,水下有许多小鱼游动,我在坑里从这头扑腾到那头,恍惚像又回到了小时候的那条河中。

从我记事时起,那条河就是夏天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傍晚去河边玩水是比吃晚饭是更正经的事情,尽管那时候我还不会真正的游泳,但那些快乐,比成年过后在城市里室内泳池里的要实诚的多。

在路上,阿飞说,她每年都去跑半程马拉松,可是有一天真的跑不动了怎么办?我说,这一天还有很远吧。

周五本来打算去中山听个音乐会,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在公司一坐就又懒了下来,然后安慰自己说,没关系,可以在家听嘛,还不用正襟危坐,还不用倒地铁。反正我也不是多么挑剔的耳朵,反正现在大部分的古典专辑,买不到cd都能够下得到,下不到ape都能下到mp3了。

有时候我会怀疑这是不是我们这个时代大多数生活的通病了——你会发现选择太多,五道口地摊上就能买到便宜又好看的Tee,google上面就可以下到大多数经典历史录音的古典唱片mp3,只不过,不那么好。我们这样一个庞大的城市里面,天天呼吸着不那么清新的空气,吃着不那么健康的食物,泡在游泳池不那么好的水里,慢慢的变老——我能想到的最不浪漫的事,也就如此了。

有一次梦见一个海边的小镇,有灿烂的阳光和湛蓝的海水,麦色皮肤的人们像鱼一样的跃入水底。醒来过后突然悲从中来,如果有一天老到再也走不动也游不动了,只剩下这样的梦了…

上班三周年

多希望我的青春,是背着吉他,而不是笔记本 —— 刚上班不久,在西格玛

牧羊的人儿啊 哪儿是你的家?
且看那太阳底下 开满格桑花 —— 一周年那天,在玉树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
我要以怎样的速度生活,才能够来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两周年那天,在三亚

今天是上班三周年整,姐姐我写了一天程序过后在看快女,实在无暇创作来跟上面几句一样荡气回肠的话了…

写一首歌

R0014733

我也想 写一首歌 ——
蜗牛 慢慢的爬
槐花 慢慢的落
冰激凌融掉的时候
有风吹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