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柴米油盐的快乐

突然就很想吃火锅。

昨天一个人跑去公司加班,晚饭时候惦记着财智有家米西米西涮涮锅,小锅,比较适合一个人吃。兴冲冲的跑去,发现已经变成了田老师红烧肉。伤心一场,然后去蓝旗营一家以卖烤串为主兼营火锅的店,豪气干云的点了锅底(不是免费的=。=)羊肉和一些蔬菜。不好吃,且感觉很奇怪,不知道是我太过狼吞虎咽,还是一个女人吃火锅这件事情本身很奇怪。

今天跟考拉鱼和蚊子去钱柜,觉得钱柜吃的真好啊,于是呼呼的吃了很多。骑车回来,去金五星买了两个灯,要在rr回来之前结束黑暗生活拉。

骑车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又很想吃火锅。

尽管,北风那个吹阿,我还是毅然把灯扔到公司,然后去超市发卖了底料调料羊肉金针菇青菜火锅面。到家便迫不及待的动手,把底料就着油混着八角炒炒,然后加了水放进电饭煲,拿到客厅里面,插好电,洗好菜,切了葱,调两个碟,一个香油,一个麻酱,等着锅里的油慢慢沸起来,一下子好有幸福感。

而且,非常好吃。

想起小时候常常是冬天把,全家人围着炉子吃diy的火锅。对于一个四川出生长大的小孩来说,这样的场景太过惯常以至于没法作为一件事情来书写。大学时候偶尔也会在宿舍涮涮肉,因为简单嘛。不过,一个人diy火锅,今天还是第一次呢,并且发现,一个人吃火锅比一个人做饭炒菜要方便很多。

还有一个发现,就是底料炒八角非常香:)~~

R0010675

少女的忧郁-里尔克

昨晚睡前读到这段,绿原的译本,非常喜欢,从网上找了德文原作,对照中文,发现还能明白一半。小小改了改中译,使之更押韵,更符合俺写诗的风格,haha。

Mir fällt ein junger Ritter ein,                                       我想起一个年轻的骑士,
der weit in Waffen geht.                                            他带着武器走向了远方。 

Sein Lächeln war so weich und fein:                             他的微笑如此纤柔
wie Glanz auf altem Elfenbein,                                     像古老象牙上的光辉,
wie Heimweh, wie ein Weihnachtsschnein                      像那乡愁,像圣诞夜的雪
im dunkeln Dorf, wie Türkisstein                                   落在幽暗的村庄,像绿松石
um den sich lauter Perlen reihn,                                   有珍珠围绕在旁,
wie Mondenschein                                                     像月光
auf einem lieben Buch.                                               在一本心爱的书上。  

要有风

神说,要有风
于是便有了风
于是穿梭呼啸在北京城的大街小巷
卷的落叶,尘土与塑料袋飞扬

ICBC

路过科技大厦一层,发现一个新的工行网点正在装修中
作为全球市值最大,号称网点比公厕还多的银行,还是不错的
突然想如果ICBC每个atm取款机处都带一个便利公厕(就是旅游景点常见的那种移动厕所),就更好了..
 
 

为什么弄不出ipod那么酷的咚咚

恩,俺的老款粉嫩ipod mini,在服务了两年之后,终于挂在了电池上。正在犹豫去搞一个iphone还是在去搞一个肥肥的nano.
本来手头还有一个崭新的zune,一直都搁在那儿,因为,觉得实在不好用,。
正如某天在一个论坛看到的一个评论说:作为号称的ipod killer,zune太难用了,m$做的东西真是天生缺乏酷劲..
 
试想想,如果jobs在贵公司,并且提出了ipod这样的design,那么他会遇到什么事情呢
很可能他会一个一个的开会,陷入有无穷多个challenge中
product manager说,我们的feature跟competitor的太不一样了吧!人家都是个头小小的,几百个m的,我们弄那么大,customer不习惯阿
test manager说,转盘,转盘怎么测阿?我们现在的framework只支持测上下左右的方向键,effort太大了把
dev mangager说,唔,能不能在xbox基础上改改?以后还可以merge code哈
 
 
 
 

吃饭与游泳

今天吃的是海鲜,所以游得象个鲨鱼
今天吃的是素菜,于是游得象个青蛙
今天吃的是排骨,然后游得尽是狗刨
今天啥都没吃,饿得象个翻白肚皮的鱼,结果只好仰泳了…

11月11日的土豆炖排骨

排骨无法裹上鸡蛋
只好继续寻找对味的另一半
香料可让汤汁更鲜
入口亦会有些苦感
土豆的滋味不好不坏
就像是这不晴不阴的天
就像是这不深不浅的惦念
11月11日 于是我一个人加班
 

记一次有趣的防火演习

 
今天是11.9,科技大厦举行了防火演习,所谓演习,就是把所有的人从楼梯赶下去,少数一些人装成伤员被抬下去。
 
大批“逃”出来的人聚集在广场上,我总觉得这种场合似乎应该有个领导出来讲个话庆祝演习顺利完成之类的,比如科技大厦的楼长之类的。
 
一直都没有发现装成伤员的在哪儿。我看到有几根绳子从A座楼顶放下来,突发奇想,其实伤员可以用这种绳子吊下来把。
 
大家在广场上无所事事,小青,盼盼,andy说起我们学车的事情。因为我的临阵脱逃,本来是三个男人一个女人和一个皮卡的故事,变成了三个男人和一个皮卡的故事…用joke版的桥段套用一下,最后上帝觉得太恶心了,把皮卡变成了一个女人…
 
广场的一角升起了试用灭火器的烟雾,像烟幕弹,我说,如果这一次演习变成了一次真正的火灾,那就黑色幽默了。
 
小青说,如果我们上去发现所有的笔记本都不见了,那就更加幽默了。
 
我说如果发现这次演习中其实包含了一次计划周全的恐怖行动,那就可以写一篇侦探小说了。
 
在回去的电梯上,我想,我们至少可以就那个像烟幕弹的灭火器炮制一片文章,名字可以叫做《烟幕弹使用详解》或者《完全烟幕弹使用方法功略》
 

死了都要玩

周末去了一趟烟台。
第一次尝试了在10度的海水中游泳。
短短的20分钟,蓝绿色的海水没过头顶,那种刺骨的寒冷让人面部僵硬到难以正常呼吸。
即使在上岸过后,仍然不自觉地颤抖了好一会儿。这种体验,相当难忘。
 
除了这个第一次,最大的收获则是认识了老无和小熊姐姐两个神人。
尽管当事者本人可能并不承认,然而在我看来,他们真正算得上是死了都要玩的主。
一个横渡过纳木措,琼州海峡,准备横渡渤海海峡甚至台湾海峡;
一个曾经登山滑雪半脊峰,并计划着明年爬慕士塔格并滑下来..
 
我于是深深的意识到,自己尽管(声称)爱玩,可是离真正的玩家,真是差得太远;
就好比是蜈蚣精那点exp同白娘子的千年道行相比一样。
同时还意识到,玩,是一辈子的事情,是长期的积累..因此不用急在一时。
 
所以现在还是安安心心当个好程序员罢: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