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行记(二)

10月1日 阿克苏——喀什

早上起来,天气不错,从宾馆的窗往外能看到雪山,我满心欢喜的说,这100来块的标间还是雪山景房呢。

上路一段过后,又看到了雪山,据大家说那是天山最高峰托木尔峰。山看起来不远也不高,衬着白云蓝天公路,却是十分好看。这是我们这一路上首次清楚的看到雪山了。路边经过一个规模很大的麻扎,也就是坟墓群,有同志想冲过去拍照,但被阻止了,据说是因为清真徒相当忌讳这个。

这一天,大半个白天我们在赶路。两面是无边无际的塔里木大戈壁,公路是笔直漫长的314国道。据说在这样的路上司机特别容易犯困从而发生车祸,于是一路上车上都反复大声的放着新疆味道的民歌,听得大家耳朵起腻纷纷要求在下一站一定要多买几盒磁带。有一首我一听就特别喜欢,听过几遍后心里面都是这些句子:

                                                  我骑着马儿走过了天山来到了戈壁
                                                  看见了美丽的阿瓦尔古丽
                                                  天涯海角怎么能比得上你

那是个高亢的男声,编曲也是十分大器,在此时此地听到,便不由得有种塞外的江湖情怀激荡胸襟。后来我在网上找到过刀郎的吉他版和谭维维彪高音的版本,却再没有找到在戈壁里听到的那个男高音版。

中午经过一个小镇吃了顿饭,买了几个瓜。停下来休息时,大家蹲在路边吃瓜聊天,太阳在上面呼呼的晒着,感觉特别爽,我突然明白那些在户外蹲着吃饭的民工,有我们平日无法体会的乐趣呢。

快到傍晚时终于到了喀什。这个城市,在路途中我们已经谈过许多次,我的脑子里面充斥着繁华的波斯集市加上神秘的中东旧城的神奇印象。然而想象与实际状况相去甚远。第一眼看去,喀什与之前经过的新疆城市并无多少差别,但路上维族人明显更多。

去了传说中的大巴扎,人超级多。街边有不少石榴铺,很多鲜红巨大的石榴特别惹眼。摊主用一种铁制的工具将带皮的石榴直接压扁榨出汁来,颜色像葡萄酒,不考虑卫生状况的话,十分好喝。我们到了大棚里面的市场,类似于北京的大批发市场的那种,卖干果,乐器,工艺品和羊毛丝绸制品的很多。我买了一些干果,两条羊毛围巾和一个手鼓,鼓面上有手工漆绘的很多个乐师的图画,看上去很精致。

逛完巴扎已经有点晚了,开始了满城找宾馆的行动。国庆长假的缘故,喀什市内的宾馆几乎都爆满。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叫做草湖的宾馆。卸包,吃饭,吃完晚饭又过了十二点。

南疆行记(一)

时间:9月29日——10月6日

地点:北京——库尔勒——库车——阿克苏——喀什——塔什库尔干——红其拉埔——喀什——阿克苏——库尔勒——北京

人物:以文中出现为准

9月29日 晴 北京——库尔勒——库车

起了个大早。从北京飞库尔勒是军航的飞机,在南苑机场起飞。机场不大,地面人员全是军队的,飞机果然是传说中恐怖的图-154,没要求关手机系安全带,空姐不错,还有吃的,其他的神奇传闻均未得到验证。

大约4个小时后到了库尔勒。老大的朋友请我们去了库尔勒一家清真餐厅,吃了羊肉串和拌面(也就是俗称的拉条子),相当地道——不仅是与北京的相比,比起新疆其他地方也是如此,以至于我们在后面漫长的路途上,尤其是在天天晚上摸黑进城找饭吃的时候,常常会怀念起那些完美的面条和羊肉串。

饭饱上路。车出了市区,路途两旁便渐渐荒芜起来,一面是戈壁,另一面还是戈壁,不远处有山脉,山体是风化过后的土石。老杨说,在这里的路边都是如此一成不变。果然,渐渐就对窗外风景厌倦起来,再加上前一晚仅睡5个小时,我在车上打起盹。

接近傍晚时到达沙漠公路附近的胡杨林。这一片已经很有沙漠的意味,间或能看到连绵的小沙丘。大片的胡杨被圈起来成了一个公园。这种生长在沙漠边缘,树干粗壮叶子纤细的植物,不如我想象中的,或者说图片影像中给我的印象那么特别。季节太早,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叶子黄了。有些树,大概缺水的缘故,枯死而倒在地上,枝丫向四周伸展,颇为苍凉。我们没有买票进公园,而去了没有铁丝网的地方拍了些照片。蚊子太多,上车的时候都被咬得大包小包…

落日时分经过塔里木河。沙漠附近的这段塔河,水流小而缓慢,衬着收敛了光芒的太阳,确是一幅长河落日圆的景象。只可惜我们只在飞驰的车上晃过,当折返回去看塔河时,只剩下了最后一抹余晖,在静谧的河面上。

继续赶路。这一片大约都是油田区域,每隔一段,都有油井的火光在远处跳动,除此以外,戈壁上是无边的黑暗。

午夜时分到达库车。到城中心一家四川菜吃晚饭。其间去旁边一家地下KTV找洗手间,在狭窄昏暗的过道两旁,看见许多衣着入时的浓妆妙龄女孩,有的客人过来,聊两句便领进包间;许多包间里也不时传来各式嬉笑声。不敢久呆。而后去不远处一个小旅馆住下,一夜,被频频敲旁边住男客的房间门的“要按摩吗”的声音吵醒,又没睡好。

 

9月30日 库车——天山大峡谷——克孜尔千佛洞——阿克苏

出了库车,到大峡谷的路很不好走。一路上颠簸不停,而我也是一路昏昏睡睡,却总能在有景的时候恰当的清醒过来(后来终于获得了睡神的称号)。大峡谷一带的区域是著名的雅丹地貌。红褐色裸露的土层,地表被风化,植被稀少,还有一些苔藓植物尸体的痕迹。在一处停下拍照时,远远看见了一个剧组在拍戏,一个衣着和尚模样的人背着竹制的大框在山谷里走。正当想往前看仔细时,却被剧组的人吆喝住了,大概是怕了穿帮镜头把,哈哈。

到了天山大峡谷。两面是山,中间有细细的溪水,两面的山壁上有水流的痕迹,离地面两米左右甚至还有救生的绳子,想来山洪暴发时,湍急的水流一定很可怕。除了地貌特别、峡谷又很深外,这个被CNG选作中国最美的峡谷之一的地方,其实和京郊的龙门涧差别不大。

下午到了克孜尔千佛洞,在门口碰见一个老外,告诉我们不用买票进去,并且不满的说里面已经什么也没有简直就是骗人。正好省下了钱,大家有些庆幸好运气,想了想,又觉得老外的愤怒是没有道理的,石窟里面的东西难道不是被他们抢走的么…在门口胡乱拍了一通照,以伪装到此一游。

赶路。到达阿克苏又是午夜。时差两小时,新疆人民的夜生活确实丰富,广场上的人群都还未散去。在一家小饭馆吃了饭,然后便狂找旅馆,折腾了许久。当晚住的相当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