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行记(一)

时间:9月29日——10月6日

地点:北京——库尔勒——库车——阿克苏——喀什——塔什库尔干——红其拉埔——喀什——阿克苏——库尔勒——北京

人物:以文中出现为准

9月29日 晴 北京——库尔勒——库车

起了个大早。从北京飞库尔勒是军航的飞机,在南苑机场起飞。机场不大,地面人员全是军队的,飞机果然是传说中恐怖的图-154,没要求关手机系安全带,空姐不错,还有吃的,其他的神奇传闻均未得到验证。

大约4个小时后到了库尔勒。老大的朋友请我们去了库尔勒一家清真餐厅,吃了羊肉串和拌面(也就是俗称的拉条子),相当地道——不仅是与北京的相比,比起新疆其他地方也是如此,以至于我们在后面漫长的路途上,尤其是在天天晚上摸黑进城找饭吃的时候,常常会怀念起那些完美的面条和羊肉串。

饭饱上路。车出了市区,路途两旁便渐渐荒芜起来,一面是戈壁,另一面还是戈壁,不远处有山脉,山体是风化过后的土石。老杨说,在这里的路边都是如此一成不变。果然,渐渐就对窗外风景厌倦起来,再加上前一晚仅睡5个小时,我在车上打起盹。

接近傍晚时到达沙漠公路附近的胡杨林。这一片已经很有沙漠的意味,间或能看到连绵的小沙丘。大片的胡杨被圈起来成了一个公园。这种生长在沙漠边缘,树干粗壮叶子纤细的植物,不如我想象中的,或者说图片影像中给我的印象那么特别。季节太早,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叶子黄了。有些树,大概缺水的缘故,枯死而倒在地上,枝丫向四周伸展,颇为苍凉。我们没有买票进公园,而去了没有铁丝网的地方拍了些照片。蚊子太多,上车的时候都被咬得大包小包…

落日时分经过塔里木河。沙漠附近的这段塔河,水流小而缓慢,衬着收敛了光芒的太阳,确是一幅长河落日圆的景象。只可惜我们只在飞驰的车上晃过,当折返回去看塔河时,只剩下了最后一抹余晖,在静谧的河面上。

继续赶路。这一片大约都是油田区域,每隔一段,都有油井的火光在远处跳动,除此以外,戈壁上是无边的黑暗。

午夜时分到达库车。到城中心一家四川菜吃晚饭。其间去旁边一家地下KTV找洗手间,在狭窄昏暗的过道两旁,看见许多衣着入时的浓妆妙龄女孩,有的客人过来,聊两句便领进包间;许多包间里也不时传来各式嬉笑声。不敢久呆。而后去不远处一个小旅馆住下,一夜,被频频敲旁边住男客的房间门的“要按摩吗”的声音吵醒,又没睡好。

 

9月30日 库车——天山大峡谷——克孜尔千佛洞——阿克苏

出了库车,到大峡谷的路很不好走。一路上颠簸不停,而我也是一路昏昏睡睡,却总能在有景的时候恰当的清醒过来(后来终于获得了睡神的称号)。大峡谷一带的区域是著名的雅丹地貌。红褐色裸露的土层,地表被风化,植被稀少,还有一些苔藓植物尸体的痕迹。在一处停下拍照时,远远看见了一个剧组在拍戏,一个衣着和尚模样的人背着竹制的大框在山谷里走。正当想往前看仔细时,却被剧组的人吆喝住了,大概是怕了穿帮镜头把,哈哈。

到了天山大峡谷。两面是山,中间有细细的溪水,两面的山壁上有水流的痕迹,离地面两米左右甚至还有救生的绳子,想来山洪暴发时,湍急的水流一定很可怕。除了地貌特别、峡谷又很深外,这个被CNG选作中国最美的峡谷之一的地方,其实和京郊的龙门涧差别不大。

下午到了克孜尔千佛洞,在门口碰见一个老外,告诉我们不用买票进去,并且不满的说里面已经什么也没有简直就是骗人。正好省下了钱,大家有些庆幸好运气,想了想,又觉得老外的愤怒是没有道理的,石窟里面的东西难道不是被他们抢走的么…在门口胡乱拍了一通照,以伪装到此一游。

赶路。到达阿克苏又是午夜。时差两小时,新疆人民的夜生活确实丰富,广场上的人群都还未散去。在一家小饭馆吃了饭,然后便狂找旅馆,折腾了许久。当晚住的相当不错。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