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理

一次计划好的旅行,阴错阳差的,在大理古城住下来了。
十一月的古城,很安静。石板路面的街道,临街随处可见木石结构的院落,从墙内爬出大丛的花,我认得出的有美人蕉和一串红。
三三两两的狗在巷道间流窜。很像童年时候生活的那个小城。
 
这是间三层的客栈,一层有bar和小花园,顶层的露台上可以看到大片古城的房子,远处可见是苍山的云和洱海的水。
老板娘是个有着一头长发笑容亲切的江南女子,95年来到这里,喜欢别人叫她“姑姑”。我一直很好奇她的过儿在哪里。养着一条牧羊犬,叫做米线,据说她妈妈叫做面条。
爱尔兰裔的澳籍中年男子David,有着透亮的蓝眼睛和一头金发,笑起来很可爱,在这里住了一个月。聊起他的经历,从退学三次到从事广告业到跑去印度尼泊尔学习藏传佛教冥想,现在是自由职业者雇了世界各地的几个工程师给许多国家的客户做网站。来这里,亦在工作。
年轻的以色列女孩Maya,在一个酒吧里的炉火前,一边弹起一首民歌一边用希伯来语轻轻的唱。她还写过一些自己的歌,没有歌词,一边弹一边吹口琴。Maya,可不可以教我吉他?好啊。她便耐心的指导起我每一个音节。Maya,你是音乐家么。不是。那你的工作是什么?我..不做什么,到处走。
还有一个做独立电影的剧组,第一次碰见,我问,你们是在拍什么片?青少年犯罪的。那么,我可以当群众演员演个死尸么?大家都笑了。就这么认识了。
 
我就住在露台的阁楼上。小小的房间,榻榻米上铺着雪白的被褥,躺下去便有一种即将沉沉入睡的安稳感。窗外便是繁星漫天。早晨起来便是晴空万里,低矮的流云们慢悠悠的从洱海飘到苍山去。让人忍不住微笑起来。

狗熊语录

能登上未名了,跑上去转了转,翻看以前自己的个人文集,发现当年俺写的“狗熊语录”超有趣啊,严重怀念当年宿舍鼠猩熊的美好时光:D
 
1.sars时期
(熊,chimp,耗子在宿舍里面,耗子量体温)
耗子:我怎么只有35度多?
熊:爬虫类。
chimp:我的男人是爬虫类……
熊:你终于承认它是你的男人了。
chimp:ft,它不是男人。
熊:“我的男人”不一定是男人,正如“我的太阳”不一定是太阳一样。
 
2.呼啦圈
(熊在屋里转呼啦圈,chimp走来走去的,熊已经挪动了很多次,还是显得挡着chimp)
熊:ft,你怎么老是往多的地方走?

3. 最悲惨的事
熊:世界上最悲惨的有两件事,一是美人迟暮,二是肥猪变瘦。
    你占其一,我占其二。
 
4. 敷脸
rr:酸奶也能敷脸?
熊:能吃的东西,应该都能敷在脸上把。
rr:哦……
rr:那猪肉能吃,难道可以敷在脸上吗?(这算rr语录)
 
5. 肥猪仙草
鼠:chimp,你那里那块石头是干啥的啊
猩:那是熊送给给我的,星座力量石
熊:我们两个木石前盟啊~
猩:你这么说,我把某人送我的那个木鞋转送给你好了
熊:那我们两个谁是木谁是石啊
猩:你是石我是木啊,我把我自己雕成鞋子送给你了
熊:人家绛珠仙草那么纤细怎么雕成鞋子的
猩:我是肥猪仙草……

大风降温

昨天晚上呆在公司把wikipedia上面关于free will和determinism的词条和相关文章研究了半天。其实我还是很大程度上相信决定论,相信世界是个确定状态自动机,从大爆炸的那一刻开始。尽管现代量子理论在物理学上动摇了决定论,可是我基本看不懂。。。
有没有哪位老大能给我解释一下或者讨论一下这个?突然对物理学有了兴趣。。。
 
从公司回家,外面大风降温。经过清华南门的天桥,看见一个讨钱的老头躺在地上,一只手还在抖。
走过了一段,越想越觉得那个老头很可怜。今晚这么冷会不会冻死啊。。我要不要报警呢?要是警察叔叔能带他去收容所至少会暖和一会儿吧。可是这会儿警察叔叔大概下班了吧?即使没下班要是人家正在打牌听见这种P大的事情肯定懒得管吧。。
可是,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我有不穿的棉衣,我有不用的睡袋(是党同学的,一直没有拿走,我常常恨不得把它扔了),我公司就在附近,还有好多剩下的零食和饮料呢。。。
来来回回斗争了一会儿,我都为自己在这个冷漠的社会中还有这般善良而感到悲壮了,于是快步跑回天桥。
老头还在那。还在抖。
要不要喝点热水?
要不要找个风小的地方?
要不要我给你个睡袋?
然后,老头很干脆的说,不用,不用。。。
然后,我就默默的走了。。。
因为做好事未遂,一边走一边不厚道的想,人家啥破天气没经历过啊,没准就想着趁着这风大别人看着可怜会多给钱吧。。。
转念又想,讨钱真不容易啊,为了多要几块钱,在这种大风天在天桥上挨冻。旁边我们那几个高楼,晚上多关几个电脑,就不知道能省下多少电费。顿时想起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在这个河蟹盛世啊。
突然想起来,刚才忘了给他钱,这种也许是表示帮助的最好方式了。。。
我又默默的犬儒了一回。

俳句

好像很久没怎么写blog了。想来近来的生活真是健康,每天11点过就上床,睡前也不上网,一边涂抹一边放cd,基本上也就放那么两张,一张是mozart的trios,一张是bach的partita。一周的运动计划已经排满,除了跑步和游泳,还加上了羽毛球,并且计划这周开始玩玩排球。早上烤红薯,晚上做果汁,周末烧蘑菇,闲暇研究养生之道,提前进入了中老年生活。

节奏慢下来,心透彻一点,就会想明白一些事情,发现这些年来,自己心智还是成熟了不少,开始学会尽量从好的地方思考问题,给自己正面的激励,而不是一味抱怨和逃避。在锻炼身体这件事上,我基本上已经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锻炼->身体感觉变好->更乐意主动锻炼,也许头脑也是如此,只要建立起来一个正反馈机制,后面就会简单许多。只不过现在头脑里面乱七八糟锈掉的地方还是不少,所以这个事情还得慢慢来。

近来不少朋友工作上变动,有了新的机会和更好的开始。相比起大家都在move on,我是不是太没有追求了。愈发感觉人生的机遇真是重要,但在没有特别机遇的时候,也许更应该踏踏实实的做好现在的,慢慢积累吧。

突然发现上面几段话太朴素了,简直不符合我一贯矫情华丽的风格啊。好久没写诗了,写个俳句吧,这是上次在清华跑步的时候触景而发的:

骑车的老头

载着老伴碾过秋

框里有条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