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记(续)

三 五指山下

那天下着雨。三亚到五指山的车,过道上挤满了拎着各式年货、水果以及活鸡活鸭的人,颇像小时候在四川过年坐车的样子(看来都是农业大省阿)。窗外的景色随着山繁复起来。刚插上绿泱泱稻苗的田,田埂边长着的椰子树和其他高大的热带植物,将白墙黑瓦的民房掩映其中。山弥漫着雨天的浓雾。

在五指山搭上去水满的中巴。前座的当地女子不断打电话,看样子是在联系旅行团,乘机问了一下,伊说可以帮忙定到便宜的酒店,是五指山下的国际度假寨。翻翻手上的藏羚羊,是推荐酒店之一。于是便答应了。

到了水满,又摩的到了五指山下。与开摩的小伙聊天,说是明天可以做向导带我爬五指山,来回至少5,6个小时。想想挺开心,又可以征服一座全国各省市自治区最高峰了。其实我好像也就登顶过北京和河北的最高峰罢了-_-。

度假寨是许多独立的小楼,散落在山脚下许多高大的树木中。我的房间在一个小楼三层的一角。其他的房间都没有人住,而且其他的楼好像都没有人住…

安顿好过后去餐厅觅食,遇见一群上海来的游客,说是已经请了向导,下午要去爬山。想想有人同行又可以省向导的钱,便决定和他们一起去。一个小姑娘见我一个人穿着冲锋衣又拎着雨衣,一开始还以为我是向导。然后得知我一个人来这边玩,从东线晃荡到这里还打算从西线回去,男女老幼都对我表达了不解和敬佩…

然后就是雨中登五指山。10多个人,一大半的人走了半小时左右就走不动了嚷着要回去。还好队里一个老爷子从前爬过这里是要忆旧游的样子要坚持下去,然后我们几个人就继续爬。爬到了一半左右,看天色不早,路又滑,大家又没装备,就下山了。就这样,登顶海南最高峰没戏了。

下了山,那帮人要接着去保亭泡温泉,而我就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留在了五指山下。

晚饭时间,还是没有什么人入住的样子。问了前台,说有团客订房间,可能晚一点到。…那,好吧。在餐厅点了一个山野菜,同服务小妹聊天。问起我为什么一个人来。

–约了朋友,时间不合适,就一个人来罗。–到海南应该和恋人一起来呀,两个人走在海边多浪漫…

回房间,天色已暗,雨越下越大了。还是没有别的游客来住。我终于意识到恐怕只能我一个人一个楼一个寨了。

“没关系拉,就想象自己是猩猩好了,独自拥有一片热带雨林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海南记

一 题

两个月前,因为那部叫做练习曲的电影,让原本在犹豫春节去缅甸还是尼泊尔的我脑子一热,决定去海南环岛骑车。提前很久买了不能退的特价票,请了年前一周假,没完没了的加了一个月班,忽悠了的云波和摆摆却都是工作缠身无法成行。于是在大雪普降南方大地的一月底,我一个人去了海南。

之前的准备几乎为零,除了骑车的简单构想和提前两天买的那本藏羚羊《海南》册子。因为众所周知的恶劣天气,以及一个人的缘故,没有完成骑车环岛的壮举。在海南呆了七天,看了两个热带植物园,泡了两次温泉,爬了半座山(五指山大峰),看了N次各种不同风格的海但没下水且时间不超过两小时,使用了飞机、汽车(大巴中巴公交的士)、摩托(采风车、三角猫等三轮摩托以及常规两轮摩托)、自行车以及徒步等各种交通方式,然后去广州跟雪灾间接受害者MJ同学一起过了年。

 

二 海

去海南当然是要看海。蓝天白云,碧海椰林,小朋友都能一下想到。可是我大概算是最倒霉的游客了,一周中只碰上半天放晴,其他的时间不是下雨,就是海阿天啊都灰蒙蒙的一大片(也算海天一色了)。

在兴隆附近的石梅湾,那天难得的见了会儿太阳,湛蓝的海水翻着浪花,金黄的沙滩上游客很少。非常规景点,只能坐着三脚猫来去。和开车的师傅一起踩着沙走了一会儿,脚印踩得够清晰。看了渔民出海捞上来的鱼,一律被庞大墨鱼的汁液染的黢黑。担心师傅不耐烦便回去了。没有宾馆,没有旅行团,那里的海,安静而惊艳。

天气好的时候三亚应该也是这样吧,只是人太多了。看了三亚湾和大东海,没去最著名的亚龙湾。天气不好,没有游泳,没有晒太阳,可惜了我千里迢迢带去一次都没有穿成的比基尼…

在八所,是个阴天的早晨,坐着三脚猫去看海边的风车群。这一片的海滩平坦而空无一人,远处连渔船都寥寥,只有巨大的风车们沿着海岸的弧线伫立成一排。这些庞然大物在海风的推动下发出低沉单调的轰鸣,与海浪拍打着海岸的声音相衬犹如宏大交响的低音。多亏了开三脚猫的那位女师傅,为我拍了这次海南之行仅有的几张留影:)

在洋浦,细雨中匆匆看了海边的古盐田。一片泥泞的滩涂上横卧着大大小小历经千年的盐池,而不远处就是洋浦开发区的高楼,旧与新倒也相映成趣。

到海南我才知道,原来东线沿海是南海,西线沿海是北部湾。对于这个只在天气预报中听到的“北部湾风力$$级,浪高##米”的地方,终于有了形象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