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will life take you?

LV 电视广告 journey篇
近来看到的最美的电视广告了
 
[Text]
What is a journey?
It’s a process. A discovery.
It’s process of self-discovery.
A journey brings us face to face with ourselves.
A journey shows us not only the world, but how we fit in it.
Does the person create the journey, or does the journey create the person?
 
The journey is life itself.
Where will life take you?
 

如何做一个好的blogger

好的blog应当生动有趣,文如其人,让人身临其境乐在其中,譬如我每次看考拉鱼同学博文的感觉。尽管我自认为无厘头的程度应当与伊不分伯仲,然而必须得承认,我写文章比较闷骚(这里的骚是毛主席那句“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里面与文采并列的那个意思),完全无法把好玩的事情展现出来。作为一个富有喜感的人,可惜早年受了各色网路脑残言情作家的影响,欠缺基本的叙事能力,只懂得抓住一些片段的感觉然后铺展成一些深沉绵远的情绪,搞得大家往往觉得我很多愁善感似的。这本来不算是坏事,看看那些卖书网站销售排行就知道现在的矫情类作品还在许多青春期中小学生中占有相当的市场,如果我再年轻个10岁8岁再整个容什么的还能发展一下这条谋生之路成个什么教主之类的,可惜现在一把年纪再走这种路线就显然只能落得个写部落格都没有访问没有留言的尴尬境地。于是我决定要将简洁、有内涵、有喜感作为写博的主打方向。以下是原创的这种风格的三篇不同类型的例文:

1. 叙事

那天我去清华,看见一个老头牵着一只硕大的白色萨摩耶,然后我跑过去摸了一下,问这狗叫什么名字。答:cookie。

我决定向清华老师学习,以后养个狗取名叫session。

2.冷笑话

为什么你家的巴西龟有个西班牙文的名字?

因为它偷渡去了阿根廷,取了个洋名,然后就成了海龟。

3.打油诗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变成个鲨鱼在海里变老

直到老得哪儿也去不了

再被人类抓到做成鱼翅煲

跟许多年前一样

那天wg说要去上海了,在人行研究生部里面的那个儒雅饭馆请了顿饭。忘了吃了些什么,只记得吃完回去的时候,突然有点伤感——在北京又少了一个可以约来吃饭打牌顶替鸽子看话剧的好同志。

上次也是这般感觉。与丽吃饭逛街,回家时送伊上了公交车,一个人走在宽阔的四环上,突然想起来这5年,尽管我们都在北京且距离不远,可是见面次数却如此寥寥。想当初上大学我们分在北京上海两地,我常常念叨着你要在北京就好了。等到伊来了北京念博士,一晃5年毕业了要离开,才发现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原来真的那么少。

在学校毕业时,各奔东西,唏嘘归唏嘘,但毕竟同学间朝夕相处,分享过的好时光并不亏欠。而年岁渐长,对于这样的朋友间的离别,却多了些成年人的遗憾——为什么,当初容易见面的时候,宁愿一个人睡觉看碟找网友聊天,而不是多给彼此一些时间?

近来转暖,常常容易想起一些过去在类似的温度和气味中发生的事情。譬如8年前的那个春天跟着山鹰社跑步。尽管久远而模糊,但空气中的那种味道,准确地说,是一种混合了鼻子的嗅觉和皮肤的触觉的东西,在记忆里某个地方是一样的。

每一年,每次季节变换的时候都是如此。

我开始去清华西操跑步,在隔天下午5,6点。周围是苏联风格的红砖楼,树木光秃的枝丫已经开始长出新芽。我踩着弹性良好的塑胶跑道,一圈一圈的跑,看着太阳慢慢落下去,跟旁边许多学生一样。

跟许多年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