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的第一场雪

      早上醒来,发现外面下着雪。2005年入冬以后第一场大雪,居然是在05年最后一天出现的。

      昨天终于跟雷鸣说了毕业不留在yl工作的事,他说支持我的决定。没想到他那么nice。在yl的这几个月,我收获良多,坚定了自己要走技术这条道路,也认识了这么一群热情和勤奋的人。第一份工作就遇到这么好的老板和同事,自己已经好幸运。想想,人生真是充满了一次又一次的巧合。如果当时不是暑期申请去ibm实习被拒,不是阴差阳错的被田敬和王宁找到说起这个机会,那么现在的我,还会更加迷茫把。

      离开,放弃了这样一种工作和生活,也许也放弃了几年过后成为富婆的机会。也想过自己会后悔。然而生活本来就是一次又一次的选择的过程,小到是点牛肉面还是排骨饭,大到决定和谁谁谁过一辈子,无非是影响的时间和程度的差别罢了。所以,其实没什么可后悔的。

      2005年,这么快就走完了。回想起来,其实这一年成长的蛮多的。年初被高军狂批,寒假呆了两周就回了学校,4,5月份狂打乒乓球,6月份申请实习屡屡被拒,暑假迷超女,8月份过后到yl实习开始了这5个月晚上干活白天打盹的生活,年底找工作唯一一次面试拿到一个比较喜欢的offer…

      2006年,毕业,工作,世界杯,青藏铁路..还有好多值得期盼的东西呢。加油吧!

圣灯山

        周六奶奶去世了。
        那天是平安夜,父亲给我打了许多电话,手机没电了没有接到。第二天母亲告诉了我,并且说,不必回去了,该帮我做的已经做了,因为当年爷爷的遗嘱说丧事不用办,我回去没有用反倒添乱。于是仍旧去公司加班,写着写着程序眼泪就流了下来。
        奶奶身体不好已经很久。在我上大学那年前就一直躺在病榻上。人是愈发的瘦,耳朵和眼睛都不好使。今年过了八十大寿后,病情又开始加重,偏瘫再加上脑萎缩。父亲一次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医生讲最多一年。我说那春节还可以再见上一面把。然而还是没能挺过新年。
        爷爷在我九岁那年去世了,因此只留在了我童年的记忆里。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中医。关于从前的家事,似乎从来没有提起过,一直到我念高中才听人说起爷爷当年还念过北大。见过一张他们年轻时候的照片,爷爷,奶奶和姑姑。照片上是刚从中师毕业的奶奶,很漂亮,爷爷亦是一副风华正茂的模样,象是旧式才子佳人的老照片,可以从中捞出一点传奇来的那种,于是我便自己胡乱猜测编纂一些故事。爷爷去世后十多年,奶奶从老院子搬到了楼房里,老家修了新桥,父母离婚,我考上了大学。每每提到这些事,奶奶就会说,可惜爷爷不在了……
        上高中时父亲跟母亲分手,父亲搬回了老家。那时候奶奶身体已经不好,常常得要父亲或者小婶看着,再加上视听不灵便,与外界的沟通几乎只是报纸和杂志。每次见着我,总是很激动的拉着我,絮叨着我的事,譬如考大学找工作可以托她老友或学生帮忙一类的话,让我不免的有些还让老人操心的内疚。父亲和小叔说,你听着就是了,她一个人没别的事只能瞎想,不过对自己的过去放不下罢了。
        奶奶辛苦一生,许是有怀才不遇的遗憾,然而有爷爷在的几十年,想来是十分美满的。爷爷去后这些年,身体不好,但有孝敬的儿孙照顾,直到最后走的时候。一个女子的一生,大抵如此,亦能算是幸福罢。
        老家有一座山,叫做圣灯山。据说在山顶上点一盏灯,便可以照得内心明亮。十多年前的一个春节,我和父亲一起去爬。那天刚下过雨,通往山脚的路很是泥泞。好容易走到山脚下,父亲指着一所小学说,这是奶奶当年教书的地方。现在,希望天国的奶奶保佑这盏灯一直照在我心上把。

在公交车上

      在公交车上是最适合思考的时光——拥挤,没法动,没有别的事情可做。这个时候往往会涌现一些日常生活中不会思考的问题,比如:为什么电吹风的声音那么大?难道制造这么一点风非要弄的那么响才成么?为什么bra的肩带总是那么容易失去弹性,但底裤的松紧带却不会?为啥不能把肩带换成松紧带呢?其实这些问题可以去百度知道或者iask上面问问,只不过上网的时候我就忘了。这件事情也告诉我们移动搜索的巨大市场。如果搞一个短信服务,我发条短信去服务中心问上面的问题,然后就会收到很多回复的短信,告诉我买什么牌子的电吹风声音不会那么大或者买什么样的bra肩带不会失去弹性,那么,至少我坐这一路的公交车不会那么无聊。   
      在公交车上看见爱国者的广告牌,上面大书:爱国者成功记录了神六的升空和返回。大红的底,让人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像是小学生时代看革命片一般的感情,感动的几乎落泪。然后忍住,想,不能这样,眼霜很贵的,哭了就没用了,况且今天还打了点粉…     
 
 
 

丝绸之路

      井上靖和喜多郎都是日本老头,一个写文章的,一个写曲子的。当然后者更有名一些。我是看了井上靖的散文才想到把喜多郎的丝绸之路找出来听的。
      一般的new age都比较单薄,适合做背景和环境音乐,就是可有可无;但一直觉得喜多郎的东西有种丰富的电影感和故事性。一边看书一边听还真觉得精神顾不过来。
      高中曾经买过这张专辑的盗版cd,印象最深刻的曲子是宋家皇朝的主题曲和插曲dr sun and chingling(孙文和庆龄)。tvb的天龙八部也拿它们做为阿朱和萧峰的背景音乐。当时最初听到的时候,为那些想象中的缠绵而壮阔的感情而感动不已;而现在重听时,想起那些轻信传奇的单纯年月,不免有些唏嘘。

圆明园·寂静的冬天

      今天下午阳光很好,于是去了圆明园。
      冬天的园子,人很少。一个人在石道上走。因为穿着球鞋,太冷的话便可以跑起来。偶尔见着三三两两的人,也有单个上了年纪的人牵着狗来溜达的。
      没有多少起伏的山丘或者高大的树木,所有的景致都沿着低矮的地平线慢慢伸展,灰黄的基调。水面的冰还没有结实,可以从半透明的冰里看到树叶和凝固的水泡;在曾经开满荷花的塘子,那些残荷的茎杆也都在冰中清晰可见;甚至还有被冰冻住的游船。
      尽管安静,随身听里面的音乐却是用不着的,因为有风声和鸟鸣。
      西洋楼是照例不去的,因为要收门票。只是远远的看着那些断壁残垣拍了几张照。没什么心情去怀古。
      每年的这个时候,找一个阳光充足的下午,我都会去一次圆明园。这是个没了柳枝青,荷花香,苇草白的圆明园。
      听风吹过的垂柳的声音,乌鸦和喜鹊的嘶鸣;看着半透明的冰面 ,甚至可以觉察到冰中那些树叶们被冻结起来的时间。
      然后站在福海边的铁皮码头上,对着西边的太阳,发一个长长的呆,就好像过了一整个寂静的冬天。

不做月光女

今天上午把工作这几个月来的花销整理了一下,一整真是吓了一跳:
1.很佩服自己的记忆力,几十块的开销基本上都还记得;
2.花的钱比起工作之前真是翻了几番…可是一看,每一笔都还是合理开销。基本上钱都花在衣服,护肤品和食物上了;
3.果然,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其实很多东西也可以不买,或者说可以把钱安排的更合理一些。现在毕竟还没有正式工作,以后还有很多多余的开销,所以要学着计划一下,否则多少钱的工资恐怕都是不够花的。
总之,以后要开始记帐,物质上尽量简单些,不做月光女,这样心灵的空间也才能更大些。

enya…

      坐在小5路上,听着enya的新专辑。这张05年的专辑中,音乐从以前的声乐为主已经转为以器乐为主,很多歌曲都没有词,间或穿插着enya的声音更像是某种自然音,让人想起山谷或者雪夜的回响。我在小5路狭窄拥挤的座位上,看着外面刮着风的城市的街道,午后的困意和车厢内的气体混杂成一种特殊的味道,不由得想起了十年前初次听到enya的那首惊艳的<on my way home>——
"On my way home, i remember ,only good days…"
Although now i am on my way to work..但却觉得这些年中可以觉察出的幸福,都是大抵如此——在路上,有阳光,有音乐…

讨价还价

今天在小摊买了三个橙子,一秤两斤,看那橙子个头不大,便一口咬定没有两斤,要添。小贩只肯给个桔子。不依,说桔子上火,给个小橙子也好。小贩无奈,在一大堆橙子中拣出一小的塞进袋里。心满意足,给钱。到了办公室,打开袋子,发现…最后添的那个还是个桔子!
可恶,讨价还价半天,结果还是被一个混进橙子堆的桔子给蒙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