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灯山

        周六奶奶去世了。
        那天是平安夜,父亲给我打了许多电话,手机没电了没有接到。第二天母亲告诉了我,并且说,不必回去了,该帮我做的已经做了,因为当年爷爷的遗嘱说丧事不用办,我回去没有用反倒添乱。于是仍旧去公司加班,写着写着程序眼泪就流了下来。
        奶奶身体不好已经很久。在我上大学那年前就一直躺在病榻上。人是愈发的瘦,耳朵和眼睛都不好使。今年过了八十大寿后,病情又开始加重,偏瘫再加上脑萎缩。父亲一次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医生讲最多一年。我说那春节还可以再见上一面把。然而还是没能挺过新年。
        爷爷在我九岁那年去世了,因此只留在了我童年的记忆里。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中医。关于从前的家事,似乎从来没有提起过,一直到我念高中才听人说起爷爷当年还念过北大。见过一张他们年轻时候的照片,爷爷,奶奶和姑姑。照片上是刚从中师毕业的奶奶,很漂亮,爷爷亦是一副风华正茂的模样,象是旧式才子佳人的老照片,可以从中捞出一点传奇来的那种,于是我便自己胡乱猜测编纂一些故事。爷爷去世后十多年,奶奶从老院子搬到了楼房里,老家修了新桥,父母离婚,我考上了大学。每每提到这些事,奶奶就会说,可惜爷爷不在了……
        上高中时父亲跟母亲分手,父亲搬回了老家。那时候奶奶身体已经不好,常常得要父亲或者小婶看着,再加上视听不灵便,与外界的沟通几乎只是报纸和杂志。每次见着我,总是很激动的拉着我,絮叨着我的事,譬如考大学找工作可以托她老友或学生帮忙一类的话,让我不免的有些还让老人操心的内疚。父亲和小叔说,你听着就是了,她一个人没别的事只能瞎想,不过对自己的过去放不下罢了。
        奶奶辛苦一生,许是有怀才不遇的遗憾,然而有爷爷在的几十年,想来是十分美满的。爷爷去后这些年,身体不好,但有孝敬的儿孙照顾,直到最后走的时候。一个女子的一生,大抵如此,亦能算是幸福罢。
        老家有一座山,叫做圣灯山。据说在山顶上点一盏灯,便可以照得内心明亮。十多年前的一个春节,我和父亲一起去爬。那天刚下过雨,通往山脚的路很是泥泞。好容易走到山脚下,父亲指着一所小学说,这是奶奶当年教书的地方。现在,希望天国的奶奶保佑这盏灯一直照在我心上把。

1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