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老虎年

是把,我们还是要往前看

就写下那条最值得的来纪念

只剩最后一小时的旧历年

 

如果不是百年一遇的某天

如果不是突发奇想的勇敢

那么过去的 该是多么乏味的一年

你在红楼,我在西游

是不是 并非走少有人走的路
就能看到最美风景
是不是 并非所有的历经艰难
都能取到真经
是不是 美好并非只存在于大观园
最后化作灰烬
是不是 能够有那样一种人生
可以一直单纯快乐像美梦不会醒

这是奇怪的旅程
到处是不知道通向何方的疑问
我是在西游
却多羡慕你的红楼

九月 十四行

没有灰姑娘的十二点
没有南瓜车的东三环
所有砸向车窗的大小雨点
像在告别整个夏天

来不及穿的高跟凉鞋
来不及读的普鲁斯特
等不及理清楚的长长纠结
就要淹没短暂的九月

多熟悉 多遥远
像一直等待光线
却始终不出现

最坚决 最柔软
在浓重的暗夜里面
找寻 我们错失的那些时间

我爱攒歌词

也许是运气 如那天自然而然遇见你
也许是默契 趣味里有那些共同回忆
我多么的庆幸 像认识新天地
连文字影像也学着模仿你痕迹

什么是距离 是两地还是相隔十公里
什么是勇气 是表达还是装作不经意
我一直很小心 怕泄露了秘密
让所有春风变作凝固的空气

多想多一点关心 多一步靠近
多一秒钟让我学习了解你
就算未来那么多的不一定
不管花开雪落都能一起看风景

而我却一再的逃避 一再的藏匿
一再朋友面前的口不对心
要等到多少季节转换了天气
才能勇敢的说那一句 我想念你

四川依然美丽

前几天听了世博会台湾馆主题歌台湾心跳声,很喜欢歌中亲切的画面感,让人一听便对这个地方好感犹生。那时候就想,如果写个四川馆的,我会怎么写呢。正值今天是5.12两周年,有首纪念歌曲名字叫做四川依然美丽,可是歌词很口号。于是借这个题目,我也来写歌词吧。格式基本一致,根据思想感情来说,那就第一段主歌第二段副歌吧。第一段四句话分别是广告了成都平原、峨眉山、康定及贡嘎山、九寨沟,四川可以写进歌里面的元素太多了,可是火锅熊猫麻将五粮液之类的唱出来总觉得不美…

河水流去大江 淌一片菜花黄
白云飘过来 想闻新茶的香
在风停驻的山间 情歌一直在唱
到最缤纷的水岸 掬一捧天堂

废墟里长出 五月的希望
泪流过的土壤 心更有力量
小时候的梦 一直还没忘
多么想和你分享 这片我最爱的地方

据说衰老的标志是忘掉眼下而记得很久以前
可这沙尘让我一下想起的还是2000年
想起那些逃课出行的下午
想起第一次看黄沙席卷就像是电视里妖怪出现
想起交作业时去偷偷查看学长的选课单
想起大风中骑着破车去十三陵看见星星满天
那是多么春光明媚的日子
奠定了我后来大段大段习惯的无所事事
于是我想如果那时候认识你
那么这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
我的整个记忆
是不是也不会空白的那么可耻

最冗长而空白的情书

熊捏捏腰上的肥肉,悲伤的想,果然是岁月不饶人呢,任凭现在怎么坚持锻炼,还是没法像25岁以前那样了。

还有两天要考从业资格了,一看教材开始犯困,却抱着在地铁站买来的盗版小说蜗居熬夜。原来现实如海萍,爱情也曾经是“有一个人,可以拉着她的手,与她聊电影艺术文学绘画,讲动听的历史故事,并且和她分享一个红薯。”
呵,那到底,爱情是输给了时间,或者输给了社会,还是输给了永恒不变的自然规律呢。

元宵那天,给老妈打电话,老妈要抓我去相亲。我说,工作太忙,实在顾不来。妈说,你有时间一个人闷在屋头看电视,就没得时间出去跟人吃个饭了?你自己喜欢的,人家未必喜欢你,别的机会,你又都拒绝。我看你该现实一点了…
可是老妈,其实就是因为现实,才会宁可一个人独处,也不要和无谓的人浪费时间。因为现实是,只有我自己的感受,才是可以陪我一辈子的东西。

我想写一封有着大段留白的情书
从这个已经过去的冬天,第一场雪开始
我用很长很长的时间,却只想出很短很短的语言
也许,永远也不会寄出

你的故土,我的异乡

在到处欢庆着国庆六十年的那几天,我去这个国家最西南边陲的高黎贡爬山。到腾冲,雨后未晴,去了滇缅烈士陵园,小小的山包上有许多石碑,上面写着战士的军衔和姓名。每一个陌生的名字后面都是一个曾经与我们差不多大的人,或许更加年轻。我想,有石碑已经是多么幸运的事,更多人的生命,都留在我们刚刚走过的充满蚊虫蚂蝗的大山里面,连个名字都没留下来。

当时我并没有去想,其实在惨烈的滇缅战争中死去的国军战士,比起后来在内战中死去,未必不是一种幸运。至少他们属于战胜者的一方。

和许多这一代长大的人一样,对于那场内战,我记得起来的词汇就是三大战役和百万雄师过大江,脑子中的画面就是开国大典里那几场气势恢宏的战斗场面。20年前,上小学的我们被组织去看那个超长的国庆献礼片,我认真的问老师:解放军赢了,是不是就没有人牺牲了?

我终于吃力的看完大江大海这本书,也许不仅因为这是正体竖排本。我所习惯的,是那种宏大叙事书写历史的方式,战争只是一堆数字、一个结果和一些伟大人物的传奇。其实我从未真正试图去理解战争。

而当镜头拉近到普通人的身上,当你看到每个人在那段身不由己的历史中的遭遇,你不由得开始想,为什么提起上个世纪这个民族的伤痕,我们只有对日本人的恨,对于内战,对于文革,对于大饥荒,是无知,还是在选择性的遗忘?

60年。海的这边,生长在和平年代的年轻人,兴高采烈的谈论战争。那些用严密的科学方法分析如何用武力实现统一的言论,犹如当年纳粹优美的运用工程学的方法解决如何多快好省的杀掉犹太人。

而眷村的人们,还记挂着他们的故乡么?

是的,你祖辈们世代生活的家园
长春,济南,徐州,或者衡阳
正是我从小成长的地方
可是你未必知道,你所怀念的那个故土
对我而言,也是异乡

(根据本地相关法规政策,部分感想未予抒发)

带我去苏拉威西

带我去苏拉威西
在茂密雨林的氤氲里
寻找名字中的咖啡香气

带我去苏拉威西
即使迷失再远 也不过
北纬二度到南纬三度的距离

带我去苏拉威西
静听下潜的每一次呼吸
以为 一直都生活在海底

最后 我还是没有去成苏拉威西
只有那个遥远的雨季
常常 还缠扰在梦里

立秋 十四行

如果巴黎贝甜开到半夜一点
如果回家就能吃到花生稀饭
那么夜里加班的时间
是不是就不那么讨厌

如果路边的花坛像婆罗洲的雨林般生长
如果空气里飘着的是苏门答腊的香草香
那么等待周末的日子
是不是就不那么漫长

叶子落下的是故乡
月光照亮的是远方
夏天的句点是立秋
工作的尽头 还是接着工作

而我 还在为什么等候
直到全世界的bug都变成黄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