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

因为与本科宿舍的门牌号相同,于是3.23成了我们的舍日。
 
住着猫,獴,猩猩,耗子,兔子,熊,故323又俗称动物园。在36#的时候,老是听到小南门外面的公交车嚷嚷:332路公共汽车,开往动物园。心想若是323路,那就贴切了。
 
大二那年冬天,大家喜欢回宿舍睡午觉,屋内又昏暗,看上去恍若无人,因此自称为sleepy hollow。
 
大三那年春天,终于想要庆祝一下我们的舍日,于是一起坐323路公交车去玉渊潭看樱花。那是36#还在时,最后一个舍日,距今五年整了。
 
大四,36#拆除,搬去46#的4人间,323不复存在。毕业时6人吃散伙饭,没有人哭,拍了一堆暧昧照。
 
还记得拥挤狭小阴暗的房间,被鸟叫吵醒的清晨,点着应急灯应付考试的晚上,永远不嫌夜深的卧谈。
 
曾经我们都活的那么骄傲。
 
 

眷恋

春雨过后潮湿的街
不断掉链坏掉的车
旧的滑板  吹乱的发卷 穿松的球鞋
这一切 我多眷恋
 
 
 

PI日小记

3.14,除了俗套的白色情人节外,还听说一个新的说法-PI日,出处请参考圆周率。
晚上同cloudor去东方剧院看话剧哥本哈根。源自于两个物理学家波尔与海森堡1941年在哥本哈根的对话。无人知晓俩人究竟谈了什么,而后来的结果则是人尽皆知:波尔最终参与了曼哈顿计划并协助造出了原子弹,而为纳粹效力的海森堡却没有成功。于是人们猜测也许正是这一次的对话影响到了历史——于是有了话剧哥本哈根。剧情就不描述了。我的理解是里面充满了对于不确定性的各式各样的诠释,包括在科学道义以及人的精神活动的层次上,而最终却肯定了不确定本身的确定性…很不错的剧,无论是剧本还是表演还是布景上。
今日再次创造个人纪录,穿着高跟鞋从清华科技园飞奔去坐城铁又倒地铁2号线再倒一号线,并且回程同样repeat一遍。回到公司忙不迭的换上俺的新montrail登山鞋,感觉终于自由了!在五道口附近买了几张海报。有一张上面n个滑板,中间写着skate or die。又勾起了俺玩skateboard的热情。打算明天滑板上班。无论如何,比高跟鞋好多了…
 
 
 

一棵春天的树

你踏过雪路而忘记寒冷
你经过沙漠而遇见星辰
于是你拾起那些错过的以及被遗忘的梦
如同 想念一棵春天的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