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村的孩子

IMG_6221 

在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地段,在这条不为人知的简陋街坊,童年仍如挤在初夏房顶间的绿叶般旺盛生长。
与胡同不同,城中村居住的多数是讲着外地口音的外来人口。他们也许是卖水果的大姐,卖烟叶的老师傅,收废品的大叔…
拍这些居住在城中村的外来人口的孩子们,就像在少数民族地区拍当地的小孩子。他们害羞,而没有太多严格的保护束缚,因此很容易接近。当别的这个年纪的孩子,开始学着用含混的发音讲英文的时候,这个小女孩仍然讲不清楚一句流利的话。而这样的笑脸,比起从前在花团锦簇的公园里拍的小孩们,有一种更真实更自然的东西。

城中村往南走10分钟,在新城国际这样高尚社区的旁边,有伊顿这样最好的幼儿园;在金桐东路上,一辆没有车牌的改装跑车中午两点轰轰隆隆的加速飚过去;在嘉里中心,中国基金年度金牛奖颁奖,一个男子在接受采访,“请问你这是第几年拿金牛奖了?”

在一片狭窄的区域里如此混杂的见闻,也许也是一种幸运吧。

与阔姐同居的日子

熊爸来了,因此熊当仁不让的让出了小蜗居,而自己则寄居到阔拉二小姐(即阔姐)家。阔姐家隐藏在繁华的呼家楼地区的一片城中村深处,一边是一排低矮的小平房,另一边是雄伟的财富大厦,相映成一种后现代的黑色幽默趣味。
走进阔姐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奶牛颜色的猫,阔姐说那叫兔子。经过厨房,抽油烟机上还卧着两只猫。就这一点,我就对阔姐赞不绝口,作为一个单身女青年,能够在独居的日子里同时养三只猫,这样满满的爱心,让熊想起了收养许多只流浪猫的孤寡老太太。可是阔姐说,那三只猫是因为同事每个月给她两百块她才养的-_-
和阔姐同居的日子其实是很开心的。同样作为混迹于CBD的非主流女民工,兼为不靠谱单身女青年,当然特别有喜乐感。熊写这篇博的中心思想,便是想通过描写与阔姐智慧幽默的对话,表达对阔姐赞美仰慕的思想感情的。

阔姐为了证明一分钱一分货的理论,给熊演示了在淘宝上1块5买的丝袜,说,可以拉到胸上(真的)
阔姐:想想如果有能透视的眼镜,在街上看到一个人道貌岸然的但是丝袜拉到了胸上!

阔姐给熊看她的卷发棒,问,你觉得这个像不像…(vibrator)
熊说,可以套个深色塑料袋,用相机虚着拍一张,P一下放到blog上去
阔姐说,那我就写这是熊带到我家的!

熊:我觉得你脸上的包是分手过后内分泌失调!
阔姐:可是都分手快一年了,失调也该调过来了。
熊:我上班过后下巴一直长包,都长了好多年了。
阔姐:那可能是你天生内分泌失调。

熊:惆怅。
阔姐:惆怅什么?
熊:没有男人。
阔姐:要是惆怅有用的话,我们都能有好多好多男人…

我爱攒歌词

也许是运气 如那天自然而然遇见你
也许是默契 趣味里有那些共同回忆
我多么的庆幸 像认识新天地
连文字影像也学着模仿你痕迹

什么是距离 是两地还是相隔十公里
什么是勇气 是表达还是装作不经意
我一直很小心 怕泄露了秘密
让所有春风变作凝固的空气

多想多一点关心 多一步靠近
多一秒钟让我学习了解你
就算未来那么多的不一定
不管花开雪落都能一起看风景

而我却一再的逃避 一再的藏匿
一再朋友面前的口不对心
要等到多少季节转换了天气
才能勇敢的说那一句 我想念你

旧衣记

换季收拾衣柜,扔掉一些旧衣服,发现有些穿过很多年的衣服,真是有些感情。一下子似乎明白普通人花大笔钱买奢侈品的意义。因为昂贵,所以格外珍惜;因为经典,所以不会过时;所以这样的物件,往往能够陪你经过更多的时间。而它还往往是一个精湛匠人许多时的工作,是我们许多日的工资。这也是一种纪念,把我们庸碌的每一天用唯美的物化形式保存下来,同文字、摄影一样,都是以某种沉迷,来对抗所有时间的虚无。

四川依然美丽

前几天听了世博会台湾馆主题歌台湾心跳声,很喜欢歌中亲切的画面感,让人一听便对这个地方好感犹生。那时候就想,如果写个四川馆的,我会怎么写呢。正值今天是5.12两周年,有首纪念歌曲名字叫做四川依然美丽,可是歌词很口号。于是借这个题目,我也来写歌词吧。格式基本一致,根据思想感情来说,那就第一段主歌第二段副歌吧。第一段四句话分别是广告了成都平原、峨眉山、康定及贡嘎山、九寨沟,四川可以写进歌里面的元素太多了,可是火锅熊猫麻将五粮液之类的唱出来总觉得不美…

河水流去大江 淌一片菜花黄
白云飘过来 想闻新茶的香
在风停驻的山间 情歌一直在唱
到最缤纷的水岸 掬一捧天堂

废墟里长出 五月的希望
泪流过的土壤 心更有力量
小时候的梦 一直还没忘
多么想和你分享 这片我最爱的地方

城市如何让生活更美好

五一的时候去了趟西安,印象最深的是那些在环城墙公园里晨练的人们。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便是聚集在古老的城墙下,常年累月,熟悉每一株植物的花期,熟悉每一种鸟鸣的类别,熟悉附近早点摊的变动,这座城市的悠久传统也从此融入你的习惯与性格,那是多么美好的事。

我只在西安呆了两天,这样的印象也许并不够资格发表评论。那么就来说说在生活了10多年的北京。这座城市太大且变化快,对外来人口与文化的包容让这里呈现出来多元的活力,你在这里能够寻得到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它可以是古都,可以是摩登大都会,也可以是波西米亚小镇。对,这都是不可否认的魅力所在,但是在汹涌的外来人口与现代生活方式的影响下,那些与这个城市一脉相承多年的生活传统却在一点一点的淡化和消失。那些百年老字号,老街上熟悉的门牌,胡同里的棋局,常去遛鸟的河边,这些曾经根植在多少辈人的生活中、把居住在北京这件事与其他区别开来的习惯,都已经慢慢消失了。你陡然发现在任何一个其他的大城市,香港,东京,纽约,也许并无区别。于是你只能像个游客一样,从逐渐消失或者商业味更浓的老街区中去寻找你居住在这里的证据了。

好像跑题了。在这里我只是在谈论了传统与习惯,这同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没啥必然关系。也许有一天,我们就像Wall-E里面那样生活在一个太空艇中,城市的一切功能标准化,那也不一定就不美好,说不定有人就此欢欣鼓舞不用费劲自己去找吃的找乐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