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山

原本计划周末去小五台。这周起初的几天,一直恍恍惚惚的惦记着,比往常出一次远门还要紧张。直到昨天晚上发现鞋子可能渗水,却又没时间再去买双合适的,才决心放弃这个计划。想到不用那么自虐,心里轻松了不少,又有好些失落。——准备了这么久,却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那积满厚雪的山峰和树林了。

我想我算不得天生爱山的人。小时候在山清水秀的老家,父亲常常念叨着带我去山里看看,而我都是躲着藏着。直到念完大学,数一数去过的有名的台阶山,仍然少的可怜。倒是很喜欢玩水,捉鱼摸虾游泳,一见水就十分精神。自从知道了孔夫子的“仁者爱山,智者爱水”一说,便自诩是个智者。

工作过后,也许是业余尤其是周末活动太过贫乏的缘故,开始决定和绿野的人去爬山。每个周末,很早起床,坐很久的汽车,去野外走上一两天。在山里行走的时候总是很匆忙,甚至痛苦,休息时停下来发呆,看一看风景,听一听山的声音,便觉着莫大的喜悦。慢慢的习惯了这种方式,甚至有点上瘾了。

各式来历的人,带着各样的心情与目的来爬山,抑或只是因为喜欢山。总会遇见不熟识的人,坐下来一起喝酒吃肉时,会觉得这一切像是少年时憧憬的那个江湖,那个爱好桃李春风一杯酒的遥远年代。

有一次在山上我突然想起当年在山鹰社的短暂时光,想起4年多前永远留在希夏邦马的雷。那段记忆,似乎因为太过遥远,已经不再让我有多少感触,只是会唏嘘曾经20岁的时光。是啊,在这永恒的时间前,我们都很快老去,可那些山还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