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梦想

记得四年前,我开始玩滑板,开始学乒乓球和自由泳。
到现在,我还是只会平移的滑,还是分不清上旋和下旋,自由泳速度还是够不上世界纪录的一半。
不过,我终于找到了除看片K歌泡bbs这样让人感觉泯然众人的爱好以外,让我真正开心的习惯。
如果像奥运会那样,把四年作为一个时间的度量,那么这四年,最大的收获就在于此吧。
下一个四年后就三十岁了,那么,下一个梦想呢?
 

One moment in Beijing

中秋夜,与朋友小聚后,从和平门附近骑车回家。
雨过后的街道,行人寥寥,路灯中繁茂的树叶中影影绰绰。
经过府右街,西什库大街,德胜门内大街,一路上多是旧时(或是翻新过的)灰墙与低矮的砖房。
与我长年来生活的北京城的另一小片,俨然是两个世界,却让人产生一种类似阔别已久的奇妙感觉。
 
——-
     我一直,想要跟你走那条路
     在某个秋天的雨后
     你看,叶子落下的时候,这里多么像
     童年时玩过的地方
     像普鲁斯特的贡布雷,熟悉,甜蜜
     而遥不可及
     像我们从未接近过的月球, 却承载着
     那么多乡愁

爱生命,爱游泳

早上和rr去看残奥会游泳预赛,终于进了梦想许久的水立方。
选手是按伤残等级分的组。在等级最高的组,有的选手四肢只剩下一个胳膊或者一条腿,即便如此,都比我游得快很多。
所以,爱生命,爱游泳,永远不要用天分不够做借口。。。

神奇的全面具道

一个人去全面具道吃饭
先碰见了很久不见的仍然那么帅的师弟lightyear同学
然后碰见了横行亚非美数年却死活想不出名字的luoyin同学
以及不久才见的简克夫妇和米特
聊天才发现同桌的另一位是简克和米特的大学同学,我大学同学的高中同学,我研究生同学的现任同事…

初中男生的裁缝课

话说昨天晚饭时间终于把那辆ATX740骑出去遛了遛。多谢伟大的奥运会,空气好了不少,正好便利了我这样以讨厌吸尾气为由而不去骑车的伪自行车爱好者。从中关村东路一路往南转悠到财大附近,发现路边了一家名叫“盒子饭”的私房快餐店,主打卖冰粉和寿司。(对于冰粉的记忆,还要追溯到10多年前了的中小学时代。每年夏天去露天游泳池游完泳,出来的最大享受就是在推车的路边摊吃一碗冰粉或者凉面了。)许多年以后的昨天,尽管价钱从5毛变成了8块,可是那种凉凉的甜甜的掺杂着玫瑰的味道,还是一样的没变。店主是一个清秀温和的男生,自己开店,自己做寿司和冰粉,笑起来很可爱。我不仅的花痴的想,一个生活枯燥无味的IT公司女职员遇见一个会自己做寿司冰粉的快餐店主,这个开头很日剧耶。

当然现在游完泳的后续节目也并非乏善可陈。譬如今天,在7-11买一盒豆浆以及那种叫做白醇的夹心细条长饼干,坐在电脑前一个字一个字的写space,cd机放着波利尼弹的舒伯特D960。自从巨匠消失过后,我就很久没有买过cd了,原因无非是D版找不到卖的,原版太贵。而居然到今天才发现,中关村图书大厦是有环球DG的引进版卖的,虽然种类少了些,质量上也相当不入器材或版本狂人们的法眼,不过对于我这种古典半吊子,真算是一大喜讯了。

今天跟ph同学吃过晚饭去逛清华,说要走到荷塘,然而在夜色中却怎么也找不到荷塘在哪儿。因为我们都觉得逮住一个人问“同学,请问荷塘在哪儿”实在是太囧了(就跟在北大问请问未名湖在哪儿一样),只好作罢。这是我继上次带几个阿塞拜疆摔跤队的同学寻荷塘未果之后,又一次的失败。ph嘲笑我不认路还忽悠人,下次去荷塘,一定要先查google earth。。。

某天把了不起的盖茨比找出来看,时隔几年后,才开始理解为什么菲茨杰拉德会是我最喜欢的作家村上春树最喜欢的作家。那种聪明而满不在乎的喜感中道出的却是透彻世事的悲悯。然而我,喜欢作者透出的生活态度本身。

“中西部不再是世界温暖的中心,而倒像是宇宙的荒凉的边缘——于是我决定到东部去学债券生意。我所认识的人个个都是做债券生意的,因此我认为它多养活一个单身汉总不成问题。”

今天自己编的一个冷笑话:

初中男生的裁缝课——打一数学名词。

答案:正态(正太)分布。

一只刺猬的优雅

先是两则今天的笑话:
1.一个同事问:你用vista么。我说:你才用vista呢,你们全家都用vista。
2.同事A,B去找C讨论问题,正说得起劲,C说,你们继续讨论吧,我去吃饭了…特别有一种打酱油去的气概=。=
 
这个题目是这期time上书评的一本书名。
入秋了,天气好的吓人。
把自己卷成一个刺猬,默默的优雅着,也挺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