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广告的传播与身份的焦虑

周末过完一大早就被朋友圈晒微信广告的讨论刷屏了——能让人看了还心甘情愿免费晒的广告也真的是醉了。大略看了一下,大家的反应包括但不仅限于:

认同——不出意料我的是宝马哦
自嘲——我看到的是可乐,嘤嘤嘤,果然我是个屌丝
找原因——我看到的是vivo,可能因为我是个安卓用户
怪企鹅——为什么我的朋友看到的都是宝马而我看到的是可乐?这搞得我心情很不好(我明明是个土豪)

有趣的是,腾讯在第一批也即关注度最高的微信广告中选中的是这三个品牌:宝马,vivo, 可口可乐,价格形成了一个非常明显的阶梯。对受众而言,高/中/低价产品的广告,对应的是经济地位(土豪/中产/屌丝)的标签,是身份的认同。而当下社会中人们对经济地位的焦虑无处不在,在网络中又得到了进一步的放大——无论是炫富,还是“壕做友”的群嘲,或者是遍地开花的屌丝文化。正是这样的焦虑,让微信这次通过对人们做广告来打标签的尝试,引起了具有巨大传播性的讨论,而不是像微博feed流广告那样让人有一种强行插入的恶感。

想起来前几年张小龙的人性说,NB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