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危机

没想到来爱尔兰最先遭遇的是食物危机。

必须得承认,作为一个厨艺以及素食爱好者,之前我对这里的生活所报较大期望的,便是食物了。不,准确的说是食材。忘了什么八卦媒体提到过的什么爱尔兰有机食品,再加上对这里乡村风光的图片印象,还有作家们调侃的牛羊造成交通拥堵之类的故事,我于是很傻很天真的以为这真的是个物产丰饶物价便宜的地方。我甚至还一厢情愿的想象着自己像个兔子一样吃着橄榄油拌着的各式各样生气勃勃的有机瓜果蔬菜的样子,觉得那是多么充满希望的一幕啊。

但是悲剧就是这么开始的…

周五晚上到达住处时过了八点,附近所有超市已经关门,亏得从飞机上存下来的一个小面包让饥寒困交迫的我捱过了一晚。

周六去了超市。买的辣椒酱回来发现是其实是甜椒酱,根本就不辣;买的盐回来发现是粗盐,没法凉拌;酱油一小瓶要几欧,没买;蔬菜种类少且贵,于是只买了一袋土豆一袋柿子椒和一条黄瓜。午饭是吃的水果粥(超市速食的)和土豆泥。晚饭首次尝试做素的意面,用葵花油炒甜椒酱加上切条柿子椒再倒上煮好的细意面,最后加上番茄酱和片黄瓜,居然大获成功。看来那袋有机意面比别的贵1欧还是有道理的。

R0011398

周日早上继续是水果粥,土豆泥。没吃饱,又如法炮制了一次意面。中午有同事在家请客,以烤肉为主,于是我就只好吃了一些面包夹蔬菜沙拉的汉堡。期间几个人聊天,说起都柏林物价贵过巴黎仅次于伦敦了,一碗皮蛋瘦肉粥卖到20欧。回来时一个同事带去了一个叫做亚洲行的超市,买到了老干妈辣酱,觉得自己仿佛活过来了。其他的青菜也是贵的可怕,一袋鸡毛菜3,4欧的样子,想到几天前在超市发3块钱两袋的时候,不禁恍若隔世。

回来依旧水果粥(这个还算比较赞的)。用粗盐腌了昨天剩下的半条黄瓜,切条拌上橄榄油。然后,先用平底锅后用汤锅做了一个红烧土豆。谢谢老干妈,让我的厨艺回到了正常水准。可以预见在将来的两个月里,我做的各种食物无非就是两种味道,或者是甜椒酱的味道,或者是老干妈的味道;而我做的各种食物无非也就是以两种为主,一种是意大利面,一种是土豆。

对于一个素食者,最最致命的是,这里没有豆腐,没有豆浆,坚果贵的离谱。犹记在redmond两三刀一罐的什锦坚果,有大妈们抢购的食用油的罐子那么大,让我还以为资本主义的坚果都很便宜,可是在这里,唔,一袋康师傅挑豆那么大的就得好几欧…

如今我正在思考如何多快好省的补充蛋白质的问题。

我们都爱林妹妹

是的,在那个遥远的春日(在祖母留下的古老的书橱)
你翻开一本厚厚的泛黄的书
你跳开不理解的段落和不认识的文字
在心里把它编撰成当时能够懂得的故事

后来,你知道这并非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记忆
在漫长的无所事事的青春期
我们都曾经在许多辗转过的孤独的黑夜
想起那些年轻生命里的花开花谢

      (我是为了我的心)    
      曾经,我们都爱林妹妹

你想,在多年以后的某个春日(你看着那个古老的书橱)
当年轻的女孩在你的身边,拿起那本厚厚的书
孩子,青春从来都是转瞬间的事情
唯有爱,才能明媚过所有春夏秋冬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