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衰老的标志是忘掉眼下而记得很久以前
可这沙尘让我一下想起的还是2000年
想起那些逃课出行的下午
想起第一次看黄沙席卷就像是电视里妖怪出现
想起交作业时去偷偷查看学长的选课单
想起大风中骑着破车去十三陵看见星星满天
那是多么春光明媚的日子
奠定了我后来大段大段习惯的无所事事
于是我想如果那时候认识你
那么这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
我的整个记忆
是不是也不会空白的那么可耻

1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