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贡嘎(中)

 上木居——子梅垭口

       从上木居出发,小光因为高原反应心脏有出了点毛病(没准是被土匪吓的),便坐摩托了。闪亮、幽兰和我开始徒步。阳光灿烂,风也很大。起初的路是拖拉机道,宽且平,但因为高原的缘故,我很快就气喘吁吁,顾不上看风景了。走了好一会儿,小光乘坐的摩托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而我也巴巴的想着摩托送他到了垭口下来接我。又如此走走停停了许久。终于摩托车下来,幽兰和我上了车,小司机开足马力。这会儿的路已经有坡度和不少大弯,在摩托车上飞驰上山的感觉尽管拉风(可惜没人看又没人拍照),更多的捏着一把汗。然而相比于走得半死不活而言,我还是宁愿这种命悬一线的速度感。

       摩托到了一个的地方把我们放下来,小司机指给我们上面不远就是垭口,便回去接闪亮了。这里是群山中的一片的洼地,太阳照在雪原上折射出耀眼的光,有一种极地的辽阔。往上看,果然垭口已经不远,只需沿着路走几个Z字形的上升便能到达了。

       终于爬上了垭口。抬头便看见雪山。许多山峰簇拥着一个巨大三角形主峰,之上是湛蓝的天空,之下是汹涌的云海。

       我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山峰——直到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深觉自己修辞的匮乏,无法淋漓尽致的描述。曾经见过慕士塔格的雪峰,峨嵋的云海,是漂亮的景色,然而比起贡嘎来,都逊色了太多。

       幽兰和闪亮也都上来了。我们长久的看着这一片山,甚至看见了云海上面的彩虹(这就是传说中的佛光把),赞叹不已。

       垭口有一个玛尼堆,一些柱子,还有一个从前的茶棚留下的架子。风很大,几乎站不住。噼里啪啦的拍了一堆照。终于等到本来应该先到的领队小光同志。原来小光走错了路,独自一个人多爬了许久。(这件事情后来有了各种版本,此是后话。)

子梅垭口——下子梅村

       大概五点左右。太阳西移,阳光与阴影的界限从云海中慢慢上移,泛出了金黄的颜色。我们从垭口开始下撤。路上看到阴影一直挪到山体上,只剩下金色的峰顶,便是著名的日照金山了。

       一路往下,云漫上来。我们在云中走了许久,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借着头灯微弱的光,只看得见黑黝黝的森林,听得见山涧的水声,知道我们已经走到山沟附近,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见灯火人家。因为没有好好吃午饭而晚饭没吃东西,渐渐的我们都走得疲惫不堪。幸亏我小包里还有一包枣,间而吃几颗,勉强补充些糖分。

       这一晚上像是走了很久。在苍茫的群山与森林间,我似乎忘了时间也忘了自己的饥饿,只知道不停的走,走。终于看到下子梅村的灯光的时候,真有一点到家的感觉。那时我才知道那时九点,20多公里,我们其实也就走了四个小时。可当时感觉时间那么长,真应了那句…山中一日世上千年。

       到了下子梅村一户村民家。大厅昏黄的灯光下,一家人围着柴火,一面取暖一面聊天。主人家给了我们热水和包子。总算缓过神来。我们打地铺睡下,而他们仍在说话,全是藏语听不明白。围炉夜话,山上人家,温暖得让人嫉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