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冬天

十一月,每天下午的五点过,我常常朝着窗外发呆。
西山的太阳慢慢的,淹没在薄暮里,城市开始亮起来。
五道口的车流,似乎可以延伸到鸟巢或者更远的地方。
那些时候,我常常想他。
只不过是从四环到三环的距离。
却像隔着太平洋,沉默,而遥远。

4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