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芳华

 (注:ZZ from 天涯,记得曾经有个刹那芳华系列,这一篇的文字,倒是非常契合,于是再用了这个标题)     

      Lauren第一次见到Yao的时候,是他未露头角的时候。
  高大,魁梧,面容方正坚毅,带着沉稳而神秘的东方气息。他同她问好,态度谨慎谦虚。
  
  Lauren是个好奇心极强的女人,对新鲜未知的事物有着天生的渴望,渴望追根究底的理解。Yao来自遥远的东方国度,那里的文化,那里的历史,那里的故事,以及从那里来的他,都让她企图接近。她坐在NBA的赛场里看他打球,看到这个男人从沉稳中爆发的强大力量,她忽然觉得他三分球投出的抛物线,仿佛划过她心里,蓦的扰乱了一潭春水。
  她很快开始出击。热情的澳洲姑娘,对自己心里的想法有着执拗的坚持。她邀请他吃饭,他婉转拒绝;她提出带他四处游玩,他推脱忙不开。他告诉她,她的女朋友就在附近。他告诉她,我们仅仅是朋友。
  他生病,手术,养伤,队里所有同事朋友都知道,唯独她不知道。
  连一个做朋友关心的机会都不给她。
  于是明白,她的热情另他无所适从。于是开始默默守望,看他打球,看他恋爱。尽管无法坦然。
  这样一望便是六年。
  
  2008年北京奥运会,在他的家乡召开。Lauren终于有机会去看看她向往已久的国度,来自那个神秘国度的他已经在去年结婚。这注定是个孤独的旅程。
  她拼搏,在这个古老的土地上,为了自己国家的容易流尽每一滴汗水。她心里清楚的知道,她在中国的十六天,是她同他最后的时光。
  奥运会结束的闭幕式上,她看见他,穿着中国队服。在人群中高大挺拔。
  她望着他,决定原谅自己这次的任性。
  
  她追逐他,脱掉了阻碍她奔跑的鞋子。至少在这一刻,是没有阻拦的。
  她在人群里找到他,他们两两相望,却无话可说。
  她突然伸出胳臂抱住他的脖子,这是她第一次抱住他。他那么高,又那么远。
  
  她大声的告诉她,I love you,Do you know?
  他笑了,却没有说话。是啊,能回答些什么呢?I know或I don’t know吗?都是没有答案的。
  
  他们四周人声鼎沸。她知道很多人看着他们,可只有自己知道,这是在告别。
  2008年8月25日。Lauren坐飞机离开北京。离开他时,他婚姻幸福,风华正茂,挥斥方遒。
  
  
  十年后。
  Lauren退役,大把的时间用来旅行。五年前她结婚,来年生下了小女儿。她来到北京,十年前都没有好好逛逛这个地方,她带着女儿游玩了很多地方,钟鼓楼,长城,什刹海,百花深处。当孤独沉淀到血液底端时,便已经化作浅淡的思念了。
  
  她从未想过再见他。
  北京国际机场,她拿着机票正准备登机。抱着小女儿拎着大包小裹正在托运,行动实在困难。她一个人正为怎么应付发愁时,忽然有人帮她提住了手里沉重的箱子。
  于是她回头,又看见他。高大,魁梧,面容方正坚毅。眼角有细密的纹路。
  
  Lauren,来北京玩?
  ……啊,是啊。
  
  她放下行李,打量他和他牵着的孩子,小男孩个子已经不小,长的和他父亲很像。Lauren俯身拍拍小孩子的头,
  
  嗯……这是你的孩子?
  是啊,已经九岁了,时间过得真快。
  
  她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他看一眼手表抱歉的对她笑,
  真不好意思,我得登机了。
  嗯,我知道。
  她点点头,
  
  再见,Yao。
  再见,Lauren。
  
  她看着他大大的背影牵着那个小小的孩子,忽然想起从前迷恋他的时候曾经阅读过那么多关于中国文化的书籍。汉语那么难,她不能理解每句话的一次。却不知怎么的,忽然想起来一句。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倘若她理解的正确的话,现在心里便是这个滋味吧。
  
  怀里的小女儿扯扯她的衣角才让她缓过神来,怀里的孩子不解的问她:妈妈妈妈,你怎么哭了?
  她看着她,却又笑了,狠狠的亲了一口女儿娇嫩的小脸蛋。
  妈妈没哭,那是汗。是你长大了,妈妈抱不动你了。
  已经到了登机的时间,她托运完毕准备登机。转身的那一刻她明白自己终于可以坦然。
  
  她离开他,离开这里。如同十年前一样。 

7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